>
>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二十)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二十)

浏览量

 

飞雁滩——放飞周总理遗愿

孰 非

 

黄河于其三角洲向北入海的刁口河流路,在1976年改道清水沟流路前夕,曾履历了一次可彪柄于史册的隆重之行。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将一生辛劳的中国人民敬爱的周总理灵骨拥入怀中,循总理生前之遗愿,驾乘滚滚洪流蹈入了辽阔的大海!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他幼年时即离家读书,又辗转各地为革命而奔走,对自己的生母未能承欢膝下,乃至子欲养而亲不待。总理生前多次提出要将骨灰撒入黄河,一喻切望慰籍于母亲怀抱,再喻借大海之襟怀,覆载宝岛台湾,企见祖国统一之宏愿。

 

周总理遗体火化途中,首都人民抵沥寒风为总理送行

 

那时我仍在国营广北农场工作,与同事们一起关注着首都北京悼念周总理的活动。

据报载,总理夫人邓颖超委托总理卫士张树迎、高振普等于1月15日晚子时许,同乘空军某部胥从焕机组的一架“安-2”飞机,将总理骨灰撒在了北京上空;撒在了密云水库;撒在了天津海河河口;最后撒在了山东滨州的黄河入海口。

那时东营市尚未建立,东营市境全部属于惠民地区(即今滨州市范围)。不论后来认定的总理骨灰具体撒在了“滨州北镇附近的黄河口”,还是撒在了“杨柳雪以南的黄河河道中”,总理骨灰入海之前的最后一程必然是现属东营市的黄河刁口河流路的入海口。其蹈海路线则是北纵河口而入渤海湾,掉头东出渤海海峡,乘东海浪涛而南行。由此我想起了周总理青年时期东渡日本(1917年9月)时写下的著名诗篇:

 

大江歌罢掉头东,

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

难酬蹈海亦英雄!

 

周总理手书《大江歌罢掉头东》

 

这篇立意磅礴、拨墨豪壮、构思宏大、用笔遒劲的诗作,揭示了总理年轻时代即魂牵梦绕于祖国大江大河!当年为“济世”而求学,宁“蹈海”以酬志,终其一生为人民服务,虽臻大功而心忧天下,临终遗愿将自己的骨灰还归祖国山川大地。而在东营北临渤海的黄河口门却成就了这一伟岸意像的结节地,使黄河临海造就的荒滩有幸留下极具象征意义的伟人圣迹,也必将成为我们永远寄托哀思、礼敬总理最后一程的瞻拜追远之区!

 

1976年黄河由刁口河流路改道清水沟流路的卫星遥感图像(卫片由北京大学许学工教授提供)

 

当刁口河流路完成这一重大使命之后的1976年5月,黄河经由“第一次有计划的人工改道”南移莱州湾北侧的清水沟流路入海。

黄河已迁徙20周年的1996年5月,我与几位环境专家(中科院的刘高焕、刘庆生,北京大学的许学功等)终于在实施UNDP项目的考察活动中到达刁口河故道自然保护区。本来的行程安排是考察油田开发对自然保护区的影响,并已联系胜利油田派专家引导、接待。而我内心中的执着意念却是借机践行一次“总理骨灰入海处”的辨识过程;刘高焕研究员则为验证最新TM卫星影像对应刁口河的数据参数;许学工教授主要是观察研究油田开发如何尽可能避免对自然保护区的破坏性影响等。但是,在油田地质院李小孟总师的引领催促下(他不知我们怀有各自的目的),于河口故道未暇驻足即被轰轰烈烈的飞雁滩石油会战阵容所掩没。中科院和北大的几位专家亦顾不上计划中的各项踏勘取样活动,在钻塔林立、轰然雷动的磁吸作用下进入到会战现场附近,并侧耳聆听了李小孟总师的讲解。

李小孟总地质师是一位成熟干练的地质学家,他曾向东营市政府呈献了他在探测石油地质构造时发现三角洲地下储存有丰富淡水资源的附属成果报告,在那个黄河断流、水资源短缺时期受到了市领导的极大关注。这次解说他把音量提到了最高:

“1971年10月,胜利油田河口采油厂在河口‘义11’井场,打出了一口日产1161吨的高产油井,揭开了河口地区找油会战的序幕。燃料化学工业部当即发出了‘向河口进军、向渤海湾要油’的指示,各路石油大军齐聚河口。至1978年探明石油储量1764万吨,使河口采油厂原油年产量达到了272万吨。

 

河口采油厂与石油工程公司合作开发签约仪式

 

“同年4月,群英荟萃,挺进渤南。在这41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展开了一场如火如荼的石油大会战。但是从1990年开始,随着勘探程度和老油田采出程度的提高,稳产难度越来越大。采油厂步入了长达十年产量递减的困难时期。向岩性油藏进军成为河采人的共识。这个飞雁滩油田就是河采人的目光从油藏陡坡带转向斜坡带的第一个杰作。……飞雁滩油田初步发展成一个拥有石油储量700万吨、年产原油40万吨的潜力型油田。”

 

初始开发的飞雁滩油田

 

当大家都沉浸在会战现场和李小孟总师的解说中时,我的头脑中却拼命地思考并追问:飞雁滩是1990年后开发的,这之前一直处于黄河刚刚退出的浅水泥泞状态,这里是否就是刁口河原行水的河身部位?那么当年总理的骨灰就是最后流经飞雁滩的前身进入大海的?然后黄河尾闾向右摆动另辟口门,留出了这个石油宝库的同时也奉献出了放飞总理遗愿的纪念地?

 

①飞雁滩油田傍海处的“望海亭”②飞雁滩望海亭的楹联已经剥落,工人正在修复和刷新

 

一直又过去了25年,我于“黄河文化与经济发展促进会”受命书写“黄河故事”,于是选在2021年“五一”放假期间与司机师傅魏保林共同完成了几十年的夙愿,对刁口河飞雁滩油田可否就是“总理蹈海纪念地”进行了实地考察。

一路北行,我与魏保林介绍:寻找和认定周总理骨灰入海处是我45年来的一个愿望,周总理对祖国和人民以及人民的军队建设做出的巨大贡献早已永存亿万人民的景仰和记忆之中。他对黄河治理也曾经耗费了巨大心力,1958年大洪水时总理乘飞机在黄河中下游紧张巡视,日夜操劳,暇不安席,人民治黄的一些重大工程都有周总理的心血和汗水。他对我们国家的石油命脉也非常关心,多次到东北视察大庆油田,多次做出要加快石油工业发展的重要指示,频繁接见石油战线上的标兵和模范人物。

 

1958年黄河大洪水期间,周总理于7月18日飞临郑州铁路大桥修复工地视察

 

 周总理接见大庆石油标兵王进喜

 

那时胜利油田的发现和开发较晚,但是早一代来自大庆的石油人中不少职工都曾见过周总理,并受到周总理的教导和鼓励。

 

胜利油田英模人物向明怒回忆在学生时代聆听周总理报告受到极大鼓舞的情景(人民日报登载其事)

 

我们这次的刁口河故道之行,踏勘了刁口河“大河”(改道前的主河道)、“三河”(刁口河另一入海河道)以及“大河”与“三河”之间的飞雁难油田;看到了极为壮观的渤海湾防潮坝及坝前丛式采油井组;远望、观察了原刁口河入海口仍然磅礴浩荡的气势和形态;对总理骨灰入海区域的水陆节点做了初步勘察和判断。

 

远望刁口河入海口(近处为刁口河摆动时的汊河,远望发亮处才是原刁口河入海口)

 

 

   ①渤海防潮大坝及坝前丛式井组②丛式井组近景(丛式井组是在一个面积较小的地域,采取打斜井、水平井等高技术手段,大面积开采地下石油资源的采油设施。这些丛式井组可把渤海湾底的大量石油开发出来。)

 

遵照习近平主席关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讲话精神,目前东营市正在实施《湿地城市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正在将湿地、黄河、油田等要素融入规划,将四通八达的水陆交通、城市景观与水系等嵌合在一起,进一步强化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两大景区(现黄河口区和刁口河故道区)的生态恢复与建设。胜利油田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为恢复生态采取了有力措施,300口油水井等生产设施已完成退出自然保护区,“亿吨级油田放弃打井采油”。

 

①飞雁滩石油开发盛期的一处栈桥和油岛②今天飞雁滩油田的栈桥与油岛(栈桥左边向海一侧冲蚀严重,看来为抓紧采油后还归自然保护区,对这条栈桥路已不再修缮)

 

山东省及东营市正在用心用情用力呵护生态资源这份独一无二的宝贵自然财富。随着新景区、新文化、新观念的总体推进,飞雁滩或将成为一个崭新的生态保护、文化旅游、纪念伟人的著名观光区,周总理遗愿不久或将在设计精美、人文上乘的飞雁滩放飞高翔!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