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河故事

中国黄河网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中国黄河网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4014022号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三)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三)


治河大咖云集黄河三角洲

孰 非

 

黄河三角洲是中华民族母亲河冲积而成的三角洲。黄河汇聚众多支流一路走来,润泽腾格里沙漠,冲刷库布齐高原,穿行河套大弯,跌荡晋陕峡谷,终于搅动起铺天盖地的滚滚泥沙,成就了世界上含沙量最高的大河。从虞夏禹王流路至近代的4000年中,每年可携带几十亿吨泥沙摆动泛流入海,冲积出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三角洲——大到地理教科书并不称其为黄河三角洲,而称之为华北大平原。

公元1855年,黄河从徐淮流路的铜瓦厢决口,在鲁北一带冲击摆动,百年中无固定河口,以芭蕉扇的形态展其筋骨,这时人们还来不及称她为三角洲,她就蔚然形成了一片新大陆。因此直到建国后的一个相当时期,人们只知道有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而不知有黄河三角洲。

随着新时代兴国大业的展开,关于大江大河治理的科学研究摆上了国家重要议事日程,黄河入海流路的治理逐渐受到科技界的广泛关注。中国水科院尹学良教授、曾庆华教授80年代初就提出了清水沟流路可稳定30~50年的攻关结论,在理论上破除了“黄河口十年一摆动”的痼疾。

长期以来,黄河三角洲因成陆时间晚、环境极其荒凉、人烟稀少而不为世人所知,可是中科院陈述彭院士早在70年代就在全国选定了云南腾冲、天津海河口、山东黄河三角洲建立了新中国卫星遥感技术综合实验基地,在山东基地获取了黄河口演变的海量数据,黄河三角洲以其地域演变的典型性、大河演进规律的可视性,成为科技界认定并关注的“天然大模型”。

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支持下,广泛交往了许多科技界精英,并积极推进黄河三角洲及黄河口治理的科学研究,继国家“八五”科技攻关计划专题《延长黄河口清水沟流路行水年限的研究》在该机构立项外,一个在世界范围颇具影响力的“UNDP(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项目由该中心轰轰烈烈地铺展实施,这也是UNDP支持《中国21世纪议程》的第一个项目。对于此项目的规模与影响力而言,即使国家级大型研究机构亦属难于获得的,因而不蒂是一个国内的极致性项目,在此项目的吸引下,国际国内“大咖型”专家纷纷聚集黄河三角洲。

 





1990年10月中国水利界知名专家在郑州参加黄河泥沙会议

 

在我的故事中首先要推出专家名叫张启舜(照片中站立者右3),他是中国水科院主管业务的副院长,著名的水利专家,国际灌排委员会主席。照片中的左5是本文前面提到的尹学良教授。UNDP项目经济组和环境组的专家同样是国内精英级的专家群体,在这里推出张启舜,是因为他曾以其丰富知识和阅历主动助我理顺了项目进程。

当UNDP项目于1995年4月20日开始运转起步时,国内外各路高层专家云集三角洲,进行了为期13天的野外考察与会议研讨活动。4月23日,正式在市政府的二楼会议室召开项目启动会议,与会三个大组的负责单位分别是:经济组,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导,由该中心战略研究部的王慧烱、李伯溪、李善同主持研究,国家计委宏观研究院边秉银、周才裕、王一鸣(今为国务院发展中心副主任)等为成员;水利组,由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主导,张启舜副院长任组长,王兆印(留德博士,今清华大学教授)、何少苓(中国水科院总工)为副;环境组,由中国科学院主导,陈述彭院士任组长,刘高焕研究员(中科院地理与资源研究所)、许学功教授(北京大学)为副。还有来自美国、荷兰名院名所的联合国项目专家。

 





参加考察的水利组专家 自左至右:杨玉珍、胡春宏(现已为中科院院士)、王兆印(现为清华大学教授)、王御华、杨作升、张启舜、修日晨、顾玉荷、黄委专家?、张世奇、曹文洪、?)

 





加拿大专家汤姆率其博士生参加水利组考察

 





陈述彭院士参加研讨会

 

当50多名国内外权威科研部门专家按环形座次排满一间大厅时,我作为首场研讨会主持人,过去何曾见过如此“阵势”,与这些大蟒级群体专家相比,卑人不过一条小虫而已,也只有强颜起立致几句欢迎词后,竟不知所云何之,只好把求助的眼光投向三位“首席”,此时唯见张启舜院长向我黠首微笑,似乎暗示可以相助,于是我顺势推出:“下面由张启舜院长讲述项目实施的初步设想”。

张启舜接茬后,并无客套语言,也未侃侃而谈,而是直接将最尖锐的争议问题——项目文件中的资金分配方案亮出底牌,因为在昨晚的宴会期间,各路专家已暴露出对资金分配存有异议甚至出现忿忿不平状态。张院长说:虽然我们已经有了可供大家遵循的项目文件,但文件不能决定一切,分岐是不可避免的,解决的办法就是大家一起“吵一吵”!

 





张启舜院长发言

 

这个“吵一吵”不简单!当各路专家把最为不平的意见晒出后,他们的底线也就出露端倪了,张院长迅速理出各方所亟需,将早已透彻研究的项目文件中的“资金空隙”充分挖掘利用,酌情建议将各组占有的“人月费”做出相应调整。必要时由他的水利组让出“局部利益”腾挪移位以成全大局,这一收放自如的气度,使最可能爆发的危局得以化解,项目乃可顺利进行。张启舜院长榜样的力量直接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项目实施主要靠项目规划中连续不断的“行动”向前推进。作为项目执行方的市经济研究中心成员,利用一切机会接受UNDP项目的专业培训,他们虽均是初出茅庐,却在各自联系一方专家的分工中纷纷大显身手,虽然做不到“用兵博望”、“火烧新野”那样的显胜,却在这个国际大讲堂中为UNDP项目的顺利实施经受历练、增长才干并创立了功绩。

 





加拿大专家汤姆为我中心成员讲述如何实施国际项目。左图:汤姆先生 右图左起:宋建民、崔增光、杨深红、耿庆华、王延亮、高琼、杨玉珍、常伟、张月锐、董吉青、张荣平(尚有苏保乾、李梦来、李宗森、陈强、张燕、张伟未在现场)

 

接下来的几次行动场景使我印象深刻,过程中的几朵花絮至今难于忘怀。第一朵花絮叫“机构比拼”,为了在发达国家选择人才培训基地,几位国际大咖均不动声色地介绍了本国科研机构或重点院校,这些发言人有:

荷兰代尔夫特水力实验室汉克先生;

荷兰海岸管理中心里奥先生;

欧洲咨询委员会专家弗兰克•科隆先生;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普兰斯基女士;

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朱芳传女士;

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王御华先生;

加拿大爱尔波特农业厅保护与发展处耿庆文先生等。

 





荷兰专家科隆先生介绍欧洲咨询公司

 

他们对各自所在院所的介绍使听者赞叹仰慕不已,掌声迭起,气氛活跃。最后集体选定荷兰代尔夫特水利实验室、荷兰海岸管理中心和加拿大爱尔波特保护与发展处作为UNDP项目的培训基地,由我中心一个月内派出4名研究生分赴三个机构进行为期一年的短期培训。

另一朵花絮是“数模大战”,在水利组专家研讨会上,国际国内的专家由于学术观点的分岐,逐渐进入辩论高潮,似乎只用英语进行的论辩已经不能谈清说透,于是纷纷亮出自己的数学模并在会议厅的黑板上飞速写出,两块黑板成为较量的战场,“英语语言”逐渐变为“数学语言”,使会议进入新的高潮(此内容另立《黄河水动力数模大战》一题进行专章共享)。

 





水科院总工何少苓讲述黄河口数学模型

 

第三朵花絮是“黄委融入”。水利组的辩论一时尚无定论,会场移至中国水科院本部继续进行。同时,另一场重要会议“黄河下游防洪专家座谈会”也在水科院召开。当与会的黄河水利委员会总工吴致尧、专家胡一三等获知如此规模的UNDP黄河项目竟未邀黄委参加,非常“激愤”且“态度强硬”:如继续被拒,黄委对河口的事就不管了!我当即直言,东营一直欢迎黄委参加,只是过去请不来!水利部总工朱爱民赶紧劝慰:UNDP项目确实是个好项目,人家东营干起来了,获得了国际援助,我们应予积极支持,黄委与东营应各出配套资金300万联合实施。最后商定先由刚从美利坚归国的青年专家李文学(今已是黄委总工)、张红武(今已是清华大学教授)作为黄委专家先行参加。张院长随即安排:李文学参加水利组第9专题《黄河口入海流路整治研究》,张洪武参加第10专题《黄河口泥沙输移规律研究》。黄委还派出李泽刚教授、陆俭益教授参加水利组分报告《黄河口治理与水资源》的研究,并责成山东省河务局、东营黄河口管理局派员参加东营的另一项目“SSTC八五攻关专题”的研究。

 





黄委专家李泽刚和环境组专家朱文郁参加研讨会

 





山东省黄河河务局专家焦益龄参加SSTC八五攻关专题辩论

 

参加防洪会议的水利部官员徐乾清、崔宗培、陈庆琏、陈齐巍等均表示,水利部及黄委会将拿出大气魄支持UNDP项目实施。这以后,更多的“治河大咖”奔赴三角洲,一直不见于经传的东营市第一次出现了科技英才人气爆满的好形势。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二)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二)


考察荷兰莱茵河三角洲

孰 非

 

1994年3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国21世纪议程》,其中要求“继续进行有关领域的国际合作,吸取国际先进经验”。

4月14日,国家科委、水利部组成专家组到东营,考察《黄河治理与水资源“八五”攻关增列专题》在国家立项的可行性,李殿魁书记会见了国家科委处长王伟中、水利部总工徐乾清、水科院副院长张启舜、教授曾庆华,还有同行的荷兰专家范登伯,并与东营市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座谈。当范登伯介绍荷兰莱茵河及其三角洲的治理经验时,引发了大家的深切感触:

黄河河口管理局局长袁崇仁发言:黄河三角洲有十几条流路故道,新的扇面隆起叠压成为大片荒原,却因经常遭受东北向岸风潮侵蚀长期处于荒芜状态;范登伯先生介绍的莱茵河口,因海动力冲刷形成十数条宽阔的海湾水道,汹涌的海潮涌入后剧烈剥蚀陆地使其成为低地泽国,环境更加险恶,他们是如何抵御极大洪灾将荷兰建设成发达国家的?我也从两大河口三角洲的对比提出疑问:黄河三角洲新淤地由于覆土层薄、海水渗入等导致土地斥卤、生态极为脆弱,很难改造利用;而莱茵河三角洲受大西洋潮流颠扑,北部的内海水灾频仍,后经实施大规模围海造田,在改良的陆块上种植郁金香等观赏性作物,竞能畅销欧亚,获得丰厚利润,他们是怎样做到的?   

 





黄河三角洲发展过程图

 





荷兰莱茵河支流系统图

 

市交通局局长朱宝林则追问港口建设面临的难题:东营港虽建在无潮区的优良港湾,但由于导流堤入海渐远、海流中的黄河泥沙严重淤淀港池,从而很难建成深水大港;而荷兰的鹿特丹港亦距莱茵河口不远,但以该港的集装箱运量计算,当时已建成为世界第一大港,他们是如何建港并解决港池淤淀的?

李殿魁书记在总结发言中指出,目前黄河三角洲正处于大规模综合开发的前夜,荷兰有太多太深厚的经验值得我们深入学习和借鉴!为此他向考察组专家提出,能否将考察欧洲西海岸的莱茵河、斯海尔德河(比利时)列入国家支持的“八五”攻关计划专题?不久此议获得一部一委支持,赴荷兰的科考队遂于当年6月份成行。

6月6日至11日,考察团在荷兰地调局官员峡克等陪同下,访问了弗雷澳兰德省公共交通与水利工程管理部、荷兰经济研究所、代尔夫特水利实验室;考察了莱茵河口治理现状;考察了鹿特丹港和阿姆斯特丹港;考察了闻名于世的围海造田工程和南部三角洲工程;参观了围海造田博物馆、风车博物馆和荷兰挖泥船及管道的制造企业。还专程拜会了中国驻荷兰大使王庆余及大使馆二秘张晋雄,听取了王大使对发展与荷兰经济技术合作的意见。6月12日,考察团离开荷兰到达比利时,考察了欧洲第二大港——安特卫普港,参观了鲁汶大学,访问了弗兰德斯水动力实验室、欧洲遥感探测中心等。

 





考察团参观古船博物馆 左起:李金昆、张晋雄、袁崇仁、李殿魁、峡克、荷兰青年专家、朱宝林、成国栋、李浩(中国在荷留学生)

 

考察莱茵河口。据峡克先生介绍:莱茵河干流全长1232公里,流域面积22万平方公里,年径流量750亿立方米,其中上游流经德国、法国、瑞士等,是一条国际性河流。其下游河口段在荷兰南部有多条支流,包括瓦尔河、莱克河、艾塞尔河、马斯河与鹿特丹新水道等。

 





荷兰南部水道与三角洲工程

 

这些支流水网与北海相互连接,交织成一个河口三角洲网区。我们乘车沿着多条大水道的海口大坝(图中的海口红线)观察西部海湾形势:西望水天茫茫,海上巨浪广阔浩荡,涌入喇叭口型海湾后水流更急,感到脚下倾动飘摇如处大地震荡中。

 





东斯海尔德大坝工程

 

来到东斯海尔德水坝后,下车登岸观测海口:横跨海湾的东斯海尔德大坝气势壮观,连接着斯霍文岛和北比弗尔岛,大坝(也可称之为大桥)总长有3000多米,水中排列65个预制混凝土桥墩,桥墩之间分别安装了62个滑动式钢闸门。平时闸门全部打开,潮水可以自由进出。每当出现高潮位甚至风暴潮浪时,则关闭闸门,将大潮阻挡于水坝之外。钢筋混凝土桥墩最大干体重量1.8万吨,桥墩高达38.75米在大坝建设之前,预先在一个洼地的船坞中制成。船坞体积巨大,形状像一个矩形水盆,四周是高墙,里面的水已抽干。钢筋混凝土桥墩就在其中浇铸。当每一座桥墩都完成后,就打开船坞闸门,把海水放进来,使坞室水深达到13~17米,足够装载浮吊大船的吃水深度。浮吊运输船名为“奥斯特号”,俯视呈马蹄铁型。

 





船坞中浇铸的桥墩

 

马蹄铁船身的两边是两个门型吊车。设计要求将每个相当于10层楼高的桥墩,从起伏震荡的波涛中提起,吊浮在两个船体之间。在长距离的运输中,还要靠两艘拖轮助力推、顶。“奥斯特号”将桥墩拖带到预定的安装地点进行安装作业时,桥墩下沉到安装位置,混凝土灌注车从桥墩顶部通过桥墩中特殊的管道向桥墩下的地基浇灌混凝土。地基工程结束后,再向这个桥墩下部的沉箱灌注砂石,从而把桥墩牢牢地安装在海底,然后铺设桥梁钢架。1986年10月4日,荷兰女王贝娅特克丝参加了大坝竣工典礼,主持仪式并亲自揿动按钮开启闸门,正式启用东斯海尔德的风浪屏障。

 





“奥斯特号”运输桥墩示意图

 

我们还观看了三角洲工程的另一个项目:欧洲门户新水路防海潮大坝,这一大坝上装有两扇巨型铰链大门。在正常情况下闸门保持开启状态,以保证往来船舶畅通无阻,但潮水一旦高于正常海平面3米、风暴巨涛奔涌而来时,闸门就会自动关闭。这样就能封住360米宽的水道,以保护鹿特丹及其附近百万人民免遭洪患。三角洲计划的系列工程从1956年动工,1986年完工,历时30年宣布全部结束。

考察鹿特丹港口。荷兰早在1863年就开挖了鹿特丹新水道,1881年对新水道又实施了整治和疏浚,1950年将马斯河河口堵封,使其水流集中于鹿特丹新水道以维持航深。随后,在哈林费赖特河口筑堤建闸,促使莱茵河及马斯河上游来水全部通过鹿特丹新水道排泄入海,从而防止和减轻新水道的淤浅,莱茵河口治理经历了“治乱归一”的过程,为建设世界著名大港创造了条件。鹿特丹为典型的沿河展开的街道式港口。沿河开挖航道60公里,最深处负25米,航道两边摆满了各种专用码头和集装箱码头及配套的港口设施,蔚为壮观。此港拥有优良的运输装备和现代化的管理手段,成为西欧货物集散地,每年接纳约32000艘远洋航船,年吞吐量达3亿吨,有力拉动了欧洲经济发展。

 





鹿特丹港鸟瞰

 

交通局长朱宝林考察鹿特丹大港后认为,东营港目前最需要的是买到一条适当功率的疏浚船,用于不断挖深港地。李殿魁书记当即恳请中国大使馆二秘张晋雄协助朱宝林与荷兰IHC公司商谈,最后达成了购船意向。

考察围海造田。荷兰素称“低洼之国”,全国约有25%的土地处于平均海平面以下4米。鹿特丹北部最低处在平均海平面以下6.7米。荷兰是世界知名的“疆域小国、治水大国”。一位荷兰年轻专家现场讲述了荷兰人跋涉于洪潮之间围垦造田的艰难历史。他迅速从车上取下一柄铁锹,飞快地在地上挖了一个深达1.5米的方形坑道,气喘吁吁地详细介绍垦区沉积层的地质剖面结构,结合土壤改良的过程回溯荷兰人建筑大坝,布置大功率抽水机不停地将低地积水抽往大海的壮举。

 





荷兰青年专家现场讲解围海造田史

 

从公元一世纪开始,荷兰人如今已筑起高标准的海岸防护工程,向海洋和湖泊争取了大量土地,因此世人才有了“上帝创造了世界,荷兰人创造了荷兰”之说。本世纪须德海(亦称艾塞尔湖)和三角洲两项规模浩大的防潮工程的建成,使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有了可靠的保障,同时也为海岸防护和围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实践经验。荷兰近代围垦,其方式一般为先修围堤,在最低点设泵站,把垦区水抽干或排干,然后开挖各种沟渠,铺设不同口径的地下暗管,迅速排水,使土壤脱盐,整个开垦过程大约需6年。荷兰畜牧、园艺业同样发达,产值占农牧业总产值的2/3。荷兰的农产品出口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1992年农产品出口150亿美元。这位荷兰小伙子多次向我们炫耀:“要不是美国向欧洲倾销农副产品和欧洲共同体的契约限制,我们的农产品出口还可大量增加,甚至可以养活整个欧洲!”

 





观测荷兰最低陆地及其隐形泵站

 

在同荷兰经济研究所(NEI)专家会晤时,我们邀请了该所专家豪格兰达先生作为支持黄河三角洲UNDP项目文件编制人。荷兰地调局还做出三点承诺,一是将根据我方的要求,经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同意,选派专家参与UNDP项目工作。二是确定与拥有50%挖泥船的荷兰IHC公司项目继续商谈从该公司引进挖泥船的具体事宜。三是协调欧洲咨询公司专家科隆先生就引进荷兰暗管排碱技术改良黄河盐碱地与东营市达成《合作备忘录》。

深察此次考察,最突出的体验是荷兰治水、改土、御灾、建港等巨型工程,大多历时较远、规模浩瀚,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多有百年公司、商界巨擘支撑其事,多项标志性工程震惊世界、慑人心魄。回想这次考察,时当上世纪的末期,我国经济已在起飞,但羽翼未丰因而访荷兰时受到震撼。今越20余年,我国已成“基建狂魔”,所建高铁、机场、港口(世界前十位大港就有七个在中国)、还有探月、登火、航天、港珠澳大桥、天鲸号挖泥船等等均形成超迈西方之势,令人鼓舞。近观黄河三角洲,其经济区面积与荷兰相近,虽经几十年的呼号、启动并取得重大成就,但是除房地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产业迅猛发展外,诸如工业、港口、高铁、大地治理、生态保护、河流航运等尚少规模化和标志性工程出现,拥有世界级实力的大公司更不多见,比之莱茵河三角洲仍有不小差距,亟需抓住“国家战略”机遇、加大政策调控、强化对潜力公司的支持力度,坚定奋起、跨步前行!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一)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一)


东营市的治河方略

孰 非

 

这条孕育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灿烂文明的大河啊,既温柔多情又桀骜难驯。黄河的这种双重性格在奔入大海时体现得最为充分:它年均挟带16亿吨富含有机质的泥沙来到这里,每年在入海口新造土地数万亩馈赠给人类;然而它又在差不多每十年的时间将巨大的身躯在海口滚动一次,从而又将她的馈赠毁去大半。几千年来,它以巨大的挑战刺激着人类,等待着势均力敌的应战来临。

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人,终于拥有了攻克这一世纪难题的意志与能力。在黄河入海的山东省东营市,这条强力甩尾摆动的万古巨龙第一次被锁住了“龙尾”!

这得益于客观环境的发展变化。因为这里已有了全国第二大石油工业基地,随之拥有了机场、港口、铁路、高速公路和现代通讯系统,门类齐全的工业,农、林、牧、渔业基地都获得空前的发展,一项被称为“跨世纪工程”的现代化建设热潮正在黄河三角洲兴起,尽管那时“利津县四段”以下的黄河治理尚未列入国家计划,但是这里已容不得人们谈之色变的黄河继续决口摆动和肆虐横行!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早已调动专业队伍部署了黄河口治理的战役。

1986-1996的十年间,连任东营市市长和市委书记的李殿魁采取了两项战略措施稳定黄河口入海流路。

第一项是积极申报国内、国际最高端科研机构的攻关课题,重在掌握黄河口演变规律和决定性工程治理技术,从而抢占黄河口治理的理论高地。为此,在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建立“黄河口泥沙研究所”,广泛联系国内外治水大家,积极申报重大科研攻关项目;邀请国家部委级领导和国际大腕级专家视察勘测黄河三角洲。不久,国家“八五”科技攻关增列专题《延长黄河口清水沟流路行水年限的研究》、《UNDP支持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国际无偿援助项目两大重要科研行动获得支持并同时展开。 

 





1993年10月5日国家科委副主任邓楠在市委书记李殿魁陪同下视察黄河口

 





1994年4月8日,UNDP驻华代表处代表亚瑟•贺尔康在市委书记李殿魁陪同下考察黄河三角洲

 

第二项战略措施是在重大科研项目的引领下,争取黄河部门的支持,同步安排实施黄河治理和流路稳定的重点工程,推进治河实践不断深入并凝练为根本性治河方略。

治河界的专家有一个共识:就是黄河为患的根本原因,几乎都归于它的“水少沙多”。因其“水少”动力弱,黄河自西向东一路把大量泥沙沉积在河道中,成为一条悬河;因其“沙多”易堆积,水越往下流,阻力越大,到了河道比降更加平缓的下游地区就越容易发生决口改道。来到入海口时,由于海水侵蚀陆地基准面,河道比降倒置,水流携沙力锐减,大量泥沙沉为拦门沙障,越积越大,河道失去输水输沙能力,于是黄河便借助洪水另寻他径入海。新河道再次重复“淤积—延伸—摆动—改道”的演变规律,并被人称之为“铁律”。

但是细观中国的治黄史,有关治理河口的记载却又非常稀少,唯一重要的一次,是清末重臣李鸿章向清廷写出奏疏《黄河大治办法十条》,清政府采纳后拟“先发帑百万”以“加修两岸堤埝,疏通海口尾闾”,但终因“义和团事起”而被迫终止。黄河改道山东后,整个民国时期荒漫失治、河口迁徙不止。

新中国建立后,由于治河部门长期未将河口段治理纳入整体治黄规划,黄河口一直处于“任其摆动漫流”状态。直到本世纪六十年代,在黄河入海口处的大陆架下发现了储量千亿吨以上的石油资源,从此开发石油和治理河口的双重课题,不容回避地摆上突出位置。能否固住河口、止住“龙摆尾”,成为能否在我国再建一个能源基地、拉动国民经济振兴的兴国大计。

1988年,黄河照例又到了它新一轮的摆动期,12年前的人工改道面临着巨大的考验。这一年黄河洪水来势格外汹涌,连续推起8次洪峰,第8次洪峰达到每秒5800立方米。有关部门再次下令决堤向北汊泄水,三角洲上的治黄人却力排众议,为保护年产500万吨的孤东油田,坚批破坝泄水不可取,因为“气可鼓而不可泄”,水亦如是。一旦决溢之后,洪水攻沙、涮深河道的功效将不复存在,并将扩大受害面积!

于是东营市市长李殿魁亲临治河现场,率领治河部门及数千民工,置艰危于度外,开动数十台推土机坚守黄河北岸堤坝,迫令汹涌黄河维持原河道入海。现场的观察使他大喜过望:黄河主流窜奔跳跃虽比堤临高出近2米,但是奔腾的洪峰终于以其巨大的水动力揭起河底泥沙、切深了河道。该年度计发生8次洪峰,其中第7次洪峰流量达到5600立方米/秒,河口水位反比第一次洪峰流量2800立方米/秒时的最高水位降低了0.13米!

由此“大水出好河”的治黄谚语得了强力验证!黄河堤坝保住了,清水沟入海流路经受住了连续洪峰的考验。治黄人进一步看到了治理河口的正确方向,“河口可治”的大门向他们正式开启!

 





李殿魁与东营河务工作者一起观察黄河溢洪区

 

于是李殿魁协调各方,在黄河口治理中采取了“政府出政策,油田出资金,黄河管理部门出方案”的办法,通过紧张严谨的工程试验,取得了可书之史册的经典事功:

一是工程导流。多年的实践证明,黄河入海流量达到3000以上,输沙比大于一,河床呈冲刷状态;3000个流量以下,输沙比小于一,河床呈淤积趋势。淤则堵,堵则改。在自然漫流的情况下,平均约10年改道一次。这就是所谓黄河尾闾自然摆动改道的规律。为破解这一恶律,治河人采取工程措施,控制水沙漫流,堵截沟汊,治乱归一,在黄河口前沿建筑导流堤束水攻沙、刷深河槽,以保证黄河流路单一顺直入海。4年中共堵截较大支流汊沟20多条,收到了强化主干、攻沙入海的明显效果。

二是疏浚破门。造成主干堵塞、形成分支漫流入海的主要原因,是在河口前端不断形成的拦门沙阻挡了水势,河流被拦门沙堵塞后必向两端摆动从而极易改道他徙。为使河口畅通、河道稳定,就必须及时打开拦门沙。几年来,东营市及治河部门利用船刺、拖淤、射流冲沙、定向爆破等多种方法,对河口拦门沙进行了疏浚,削掉河道红泥嘴1200米,清除河道阻水障碍3处共计3.4平方公里,保证了河口畅通。改变了黄河凌汛期“先封河口 、再封上游、壅水出险”的结冰规律,使其多年来再未发生凌汛灾害。1989年底,一艘运载大型石油设备的拖轮从天津港海区经河口穿过已打开的拦门沙河段,驶入黄河下游航道,直抵中原油田,实现了黄河历史上的第一例重型工业设施的海河联运。

 





在黄河河口实施疏浚破门工程

 

三是巧用潮汐。河流泥沙输入深海的数量与潮汐和海流的状态关系极大。这点早已为美国密西西比河成功的治理经验所证明,我们的实践又一次证明充分借用潮汐力是非常有效的输沙措施。据统计,在自然状态下,一般输入深海的沙量占来沙量的27-29%,而东营治河人采取的巧用潮汐工程措施,使入海泥沙量提高到了53%。

四是定向入海。实践证明,黄河入海的流向与河口沿岸海流方向二者构成的角度,对输沙量影响很大,当河流与沿岸流接近垂直时,输沙量最大。因此,东营市在修建控导工程和导流堤时,有意识地控制、引导黄河入海流向,使其按照最佳角度切入大海,从而提高了输沙能力,减少了河床淤积。4年中,共修建控导工程2100米,修筑导流堤18.7公里,基本上保证了黄河主流按照与潮汐流垂直的方向“定向入海”。四项工程的系统施治获得了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的肯定。取得了“河口畅、下游顺、全局稳”的治理效果。

李殿魁还从研究治黄的典籍中发现:黄河自公元11年于魏郡决口入漯川故道、改从山东利津入海以来,1000多年中尽管入海流路频繁摆动,但在不断前伸的利津三角洲一带入海却是行河时间最长、流路相对最稳定的区段。何以如此?原来由于受莱州湾与渤海湾涨落潮的相互影响,利津河口位置形成了落潮流速大于涨潮流速的特殊环境,十分有利于向深海输送泥沙。由于现河口即利津古河口的延伸,故形成了最具行河潜力的河口。这也是东营市治理黄河口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1991年11月李鹏总理视察黄河口

 

1991年李鹏总理视察黄河口时高兴地指出:“固住河口,是一大创举”,“山东成功地解决了黄河入海口的河道摆动,保证了胜利油田生产,这是很了不起的”。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


黄蓝交汇处一抒京剧情

孰 非

 

为了避开黄河拦门沙,第二次出海不再走黄河水道。我们租用了一位渔民朋友的渔船,从三角洲南侧的芦青沟码头开船,一行5人直奔黄河口沙咀以外的海区,去体验河海交汇之壮观。

 





试乘租借的考察船

 

朝霞一抹,大海苍茫。

为了途中观赏大河大海样貌,我和翻译殷红亮、联合国专家豪格兰达、布伦都站向船头。船家大喊危险,叫我们回到船仓。但是我们扶定了船边的蓬柱,依然站立眺望。初行海区的水面呈草绿色,大片混入了泥淖和秋草的浊流肆染其间。船行移时,渐进入整体浑黄的大溜,只见浩浩荡荡,无际无涯。我们问船家,哪里是黄河的主溜?船家大声道:“这里是大海!”

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忽然想起庄子的《秋水》:“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今尾闾泄之,比形于天地,受气于阴阳……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俯看脚下,黄滔粼粼,波光明灭,黄河自遥远的西方聚涌而至,百川贯河,势大身宏。长久伫立,受几多河海壮阔沧凉的熏染,也无端地有些空乏悲怆起来。可能是为了打破些许的肃穆气氛,豪格兰达忽然说起在北京大闹玄武剧院的笑料,接着又问:“Who can sing Beijing opera?”(你们京剧谁会唱?)殷红亮不待转译,即慨然回对:“Let me have a try?(我来一段怎么样)” 我大感诧异,不料殷红亮果然是“音洪亮”,他唱的行当是“红净”,听他发出的“脑后音”在罡风凛烈中更觉得声域辽远。这是中国名著《封神演义·大回朝》中的一阙:

将人马扎皇城休要啰唣,

奉王命征北海得胜还朝。

在午门下麒麟忙登御道,

观龙楼与凤阁杀气冲霄。

文班中怎不见比干元老?

武班中又不见黄家英豪!

观此情心头上疑云笼罩,

品级台前动问当朝。

这段京剧不仅高亢洪亮,其旋律更是豪迈飞扬。我过去听过这出戏,由著名京剧艺术家尚长荣饰演商纣王的太师闻仲。为了与剧中人明亮而险峻的唱腔相匹配,此段是用锁呐伴奏的,锁呐一发声即如霹雳乍起、破云冲霄!贴切体现出这位统帅级大臣“得胜还朝、忙登御道”时看不到朝中的忠臣(比干,被纣王挖心而死)良将(黄飞虎,被纣王所逼反出五关),心中的愤懑所激发出的刚烈之气、壮猛之威。唱辞中展示出他是驾乘着麒麟纵横疆场扫灭北海群雄的。这种凛凛气慨多像我们在驾乘着滔滔黄河,挟带着隆隆风雷,在无数次扫荡了那些辽阔与强悍之后又复滚滚东流,去追寻与大海的交集竟在何方!

 


 


 

由于这次殷红亮演唱的启发,后来每当我听到《大回朝》这一唱段,总像又看到了那条奔腾不息的黄河——那伴奏了锁呐的涛声飙风凌厉,使人惊悸;那承载了激荡的舟船,遏云破浪,又携带着我们不断攀爬新的颠峰!

豪格兰达和布伦虽然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但对于文学、音乐的素养还是有的,他们好象听出唱腔中的疑虑与彷徨,通过翻译向我了解剧情。我迎着海风大声向他们喊出这出戏的历史背景:

3000年前的殷商末期,最后一位君主纣王荒淫无道,听信馋言,宠信妲己(其妃子),残害大臣,造成其封国纷纷叛离,国运日衰。

商朝的都城朝歌地处黄河中游,由于纣王穷兵黩武,国势空虚,引起诸侯国的环伺,从而引发了一次历时数十年、地域涉及整个黄河流域上中下游八千里江山极其少有的“流域大战”!(此句够他殷洪亮翻译一壶的)

战争由黄河上游新兴起的周国国君周文王姬昌所发动,其子武王姬发尽率关中实力,纠合天下八百诸侯计有士卒45000人,先锋军3000人,在黄河中游的孟津祭天誓师。大约在公元前1066年,诸侯联军渡过黄河进入到商都朝歌以南的牧野摆开战场。

此时纣王的军力都派往国门之外。最大的一支主力部队由大将攸侯喜率领,远赴黄河下游的山东,要一举歼灭东夷人的武装部落。

纣王一面命快马勒令攸侯喜火速回兵驰援,一面临时打开监狱,放出70万囚徒苍促应战。牧野的大决战过程十分惨烈,商军一方军无斗志,被屠杀或纷纷倒戈,血流漂杵,惨不忍睹!

联军一方则协力同心,鹰扬威烈,直取朝歌,纣王在鹿台王宫自焚而亡。

当这场战争过去了2680多年,到了明朝时候有位叫许仲琳的文人,想将其写成长篇话本(小说),但或因年代荒远史料奇缺,遂以武王伐纣为线索,虚构了许多神话人物和幻想故事穿插其间,写成了一部脍炙人口的鸿篇巨著《封神演义》,“大回朝”即其中一节。

再说攸候喜率25万东征军,回援朝歌时见大势已去,落荒而走不知去向,三千年的历史上竟杳无踪迹。

但是据今有个叫王大有的学者和多位美国人考证:3000年前几乎在殷军失踪的同时,在中美洲突然兴起了一股具有浓烈殷商文明特质的奥尔梅克文明,或即攸侯喜部东渡白令海峡、经阿拉斯加进入中美洲时所留传。后有散落进入的东方人,则互问“殷地安否?”遂被称为“殷地安”人,至今仍发现有类甲骨文字及其他文物即商军所留的佐证。发生在黄河流域的这场战争竟然波及到了西半球!

豪格兰达和布伦正听得诧异连连,感叹他们国家没有如此悠久而丰腴的历史。好象造物主也特别青睐这场演说,他让乍起的东北风将无边的绚烂送到了我们面前。由于一路上消磨时间太久,这时我们已是背对着日光。这时东方的天幕下,一道白练在远方渐起,瞬间滂沱而至的大块波滔,在碧蓝中泛出翠绿,与率百川而勇进的黄河大溜相撞,通体浑黄的河水则泛出深赭色。黄河在过去从来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此时遇到“蓝军”如何肯服输?它将滔滔巨浪揉为重重漩涡,盘桓着向蓝军的右翼冲锋略地;又见那蓝色的大海如天幕般从左侧包迎上来,欲围歼黄河远征军。“黄”、“蓝”之间虽然紧紧地靠拢、挤压,都在努力渗入对方,但却势均力敌,擦肩而过,不能分毫吞噬敌方营垒,只在蓝黄边缘挤出了一条倾斜的曲线,惊蛇一般跳跃抖动、逶迤远行,我们的机船则被冲得像一片树叶,颠簸飘摇,船与人全都陷入了“黄蓝交汇”的雄阔阵列。尽管两大水体在呼啸中撕裂,又在颠扑中和拢,但始终是黄蓝两大色块界限分明!身临稀有之奇境,一些妄称为“诗”的句子又冒了出来:

河勇进而涡漩,海喧豗以迎迓,

舟冲锋而出没,浪粉碎以秒杀,

觉凌厉而悸动,惊轰鸣之镗鞳!

波涌千叠陈列森森兮,

沙凝百丈新陆沉沉兮,

雾蒸蓝黄天地衷和兮…………

 





黄蓝交汇区   摄影:高潮

 

旁睨豪格兰达和布伦,他们也不住地嘟哝或嘶喊,幸许他们已吟成英语或荷兰语的名篇佳什了!此时的殷红亮亦专注于“蓝黄”,早就忘掉他应有的职份了。

作为联合国专家的豪格兰达,他从此立志要做这一极其珍贵河海生态区的“保护神”,他建议我的“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应改组为“黄河三角洲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作为东营市政府接受UNDP援助的部门,去专职推进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

 





豪格兰达起草的联合国支持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项目文件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九)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九)


联合国专家考察黄河口

孰 非

 

1992年,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主持下,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李鹏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会议。会后根据发达国家将援助发展中国家实施《21世纪议程》的承诺,国内相关部门在“国家项目库”中遴选宜接受外援的项目,我中心(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1991年报送的《黄河三角洲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中选。于是在1994年9月,UNDP派出国际专家莅临黄河三角洲访问考察。

来访专家一位叫豪格兰达(Drs.J.G.D.Hoogland),一位叫布伦(dick de bruin m.sc.c.eng.),都来自荷兰王国。到达北京后,有关部门通知东营市接站,我临时聘请了一位英语翻译名叫殷红亮,一同前往。在9月12日上午赴UNDP驻华代表处,与UNDP驻华代表贺尔康、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主任张广惠、UNDP专家豪格兰达、布伦、王御华等举行了会谈。为了尽快拉近与外宾之间的文化距离,在安排好餐宿事宜后,我即邀请两位专家晚间到玄武区大戏院看了一场京剧。演出的剧目是《十八罗汉斗悟空》。

 





从左至右:UNDP专家豪格兰达、作者、UNDP助理代表布鲁克、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教授王御华、UNDP专家布伦

 

一时锣鼓喧天、各路神怪纷纷登场。孙悟空将金箍棒舞得风车一般,如风吹茅蓬滴溜溜乱转,把十八罗汉神将打得人仰马翻,花团锦簇滚满舞台。其中一个外貌溜圆、象个泥娃娃、号称“圆陀陀”的罗汉,被悟空用棒戳了一下,摇晃不止、憨态可掬。看得两个外宾直眉瞪眼,不断做出萌态。这时全场观众叫好声此起彼伏,激赏中带有北京人特有的文雅。豪格兰达急忙向翻译问了Very good(很好)怎么说,听清后立即百倍热情地跳起来大声叫嚷:“很—搞,很—搞!”比较内向的布伦先生这时也凑上去大喊怪叫,一时间剧场观众诧异的目光,萤火虫般纷纷投向了豪格兰达和布伦,好像说台上的十八罗汉已难解难分,台下又来了何方神圣!看着两位老外抖动着满头黄发、忘乎所以地发出怪声,我内心不禁反映出两个字—“野人”!

 





台上的十八罗汉已难解难分……

 

回到东营市,第二天就安排专家去看黄河口,我们向旅游公司预购了气垫船船票,与30多位旅客一同登船。

 





气垫船即将出海

 

那条河呀,人们恐惧而又崇敬的河呀,就在我们脚下。这条修炼了千万年的大虫就在刚要入海的时候被我们驾驭了!黄涛翻滚向前,下面像有几百匹猛兽在更深的水体中拱动。同行的旅客老少皆有,惊呼中又不断向外国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走了约两个小时,黄河水越来越浑浊,几成泥浆(我们称之为“絮凝作用”),气垫船渐渐被粘住了,原来是进入了拦门沙区。随着海潮渐退,河口拦门沙逐渐出露,气垫船突然被搁浅在泥浆中,一动不动。于是大家开始吵吵嚷嚷,驾船的师傅叫大家不要慌:前几天这里海水还挺深,通行没问题,这会儿搁住,需等海潮上涨,气垫船才能起动。

幸好,我们与绝大多数乘客都带了各式午餐,纷纷掏出来,撕开各色包装,拉开船舱玻璃,把所有废料一窝窝投向窗外的泥水中,开始大块朵颐!

这时,只见豪格兰达和布伦在一起吐噜了一阵,随即脱下长裤,去掉鞋袜,就要开门下船,我刚要提醒他们“危险!不要乱动”,这时殷翻译向我示意不要管他们。两位老外“扑哧”一下,陷进膝盖深的烂泥中。“吁——”他俩好象也惧怕冷水,赶紧抓住船帮,互相搀扶,继续向船外移动,我还以为他们就要实地勘察黄河口水文地质了,谁知他们绕船一周,将船上扔掉的大多数垃圾都捡了回来,放在一个密织的网袋中。我和翻译一脸迷懵,赶紧把他们往船上拖,这两人好重,又一时拔不出腿,旅客中有人帮忙,总算把他们拉回到船舱内。

这时豪格兰达方才向大家解释,经殷红亮翻译的大意是:“大家扔到船外的,有些是有机质,如包装纸、面包屑等,扔在海里可以腐烂喂鱼,没什么害处。但扔出的多数是塑料纸、塑料袋、塑料盒等,不易腐烂并带有毒性,将对海洋生物带来很大危害,不应随便丢弃”。这时我和我的同胞们才恍然大悟:这是他们身历险地亲自践行给我们上了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第一课呀!同胞们有的钦佩赞许,也有的认为海洋大的很,这太小题大作了!我和殷洪亮不仅感慨万千,我们在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上,与西方发达国家还有不小差距呢。回看正在抖索着穿衣着袜的豪格兰达和布伦,虽然此时沉默无语,我却感受到他俩在眉宇间显示出的那种文明、高贵,我暗暗悔恨竟在心里嘲他们是“野人”。

当气垫船终于脱离拦门沙的羁绊回到宿地时,已是初夜时分。唯我觉得这次出行收获满满!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

 



 


上一页
1
2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