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河起源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黄河文化内涵与中国历史根脉
黄河文化内涵与中国历史根脉
发布时间:
2021-02-01 16:47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黄河流域灿烂的新石器文化,到“邦国”文明的诞生,到作为文化基因的正统观和“大一统”观念的形成,到礼乐文明与理性人文基因的养成,再到“自在”的中华民族的形成,这五个方面充分展示了黄河文化的丰富内涵及其历史意义。

 



 

灿烂的新石器文化

中国早期文明诞生于两大河流域——黄河与长江。就黄河流域而言,20世纪60年代之前,国际学术界把中国文明称为“黄河文明”,其与埃及的尼罗河文明、西亚的两河流域文明、印度的印度河文明并称为世界四大文明。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长江流域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迹日益丰富,日本学者伊藤道治以此撰文提出中国文明应称为“河江文明”,这里的“河”就是黄河,“江”指长江。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苏秉琦提出中国早期文明的“满天星斗”说。但由于黄河流域的早期文明与夏商周王朝文明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在“满天星斗”中,黄河文明的重心地位并没有被动摇。

 




大汶口遗址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学术界研究文明起源的一个主流范式是:把聚落考古学与社会形态学相结合,以聚落形态的演进来标识社会复杂化进程。在这期间,中国文明起源路径也被概括为“聚落形态的三个演进”:由大体平等的农耕聚落形态,发展为含有不平等和初步社会分层的中心聚落形态,再发展为都邑国家的“万邦”形态。

作为这三个阶段三种形态的聚落考古遗址,在黄河流域的上、中、下游都有发现。例如,作为大体平等的农耕聚落形态阶段的著名遗址,黄河上游有甘肃秦安大地湾第一期和第二期遗址;黄河中游有陕西宝鸡北首岭、临潼姜寨、西安半坡、河南新郑裴李岗、濮阳西水坡、河北武安磁山等遗址;黄河下游有山东滕州北辛、兖州王因等遗址。作为不平等的中心聚落形态阶段的著名遗址,黄河上游有甘肃秦安大地湾第四期遗址、临洮马家窑、天水师赵村、青海乐都柳湾等遗址;黄河中游有河南陕县庙底沟、灵宝西坡村、郑州大河村、郑州西山遗址等;黄河下游有山东泰安大汶口、莒县陵阳河、大朱村等遗址。作为“万邦”时代的都邑国家形态,有黄河中上游的陕西神木石峁、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河南登封王城岗、新密古城寨遗址;黄河下游的山东章丘城子崖、邹平丁公、日照两城镇和尧王城等遗址。这些遗址给我们描绘出一部文明起源的真实画卷,展现了早期黄河文明的物化形态。

最早的都邑邦国文明

对于由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和国家演进的“三段式”,我们都可以找到与之相对应的文献资料来进一步把它们丰富起来。其中,史称“万邦”或“万国”的材料对于说明中国最早的文明社会及其国家形态和结构,是非常恰当的。先秦文献中,《尚书·尧典》说尧时“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左传》哀公七年说:“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吕氏春秋·用民》说:“当禹之时,天下万国,至于汤而三千余国。”尽管甲骨文和金文中的“邦”字与金文中的“国”字,字形不一样,意思也略有差异,但就“万邦”与“万国”中的“邦”与“国”而言,二者是一个意思,可互为置换。

“万邦时代”这一概念,可以分为广义与狭义两种。狭义的“万邦时代”,即上述《尚书·尧典》《左传》和《吕氏春秋》所指称的尧舜禹时代。广义的“万邦时代”,相当于距今5000—4000年前的“广义的龙山时代”(狭义的龙山时代是指海岱龙山文化所代表的时代,即距今4600—4000年前的时代),也略相当于五帝时代。在这里,之所以使用“略相当于”,是因为五帝一般是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作为五帝时代开始的黄帝时期,是迈向文明社会和国家的转型期;而颛顼和帝喾、尧舜以及禹的前期,则应属于史称“万邦”的邦国文明形态。“万邦”(“万国”),只是极言其多。在“万邦”之中,既有社会发展程度已达到初始国家的一批政治实体,亦有仍处于氏族部落或酋邦的许多政治实体,但由于事物的性质总是由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所以我们用“万邦时代”来指称中华大地最早出现的国家社会时期,其概念是明确的。当时,黄河中游和下游的格局一方面是邦国林立,另一方面在中原地区形成了强大的尧舜禹族邦联盟。所以,尧、舜、禹都曾具有双重身份:既是本邦的国君,又担任过联盟的盟主。

 



山西襄汾陶寺

 

“万邦时代”的格局与考古发现基本吻合。一方面,这一时代诞生的文明是多元的,在黄河流域发现有众多的邦国文明的都城遗址,如陕西神木石峁、山西襄汾陶寺、河南登封王城岗、新密古城寨、山东章丘城子崖、邹平丁公、日照两城镇和尧王城等遗址。另一方面,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中原的许多部族的人群,经过战争的冲撞与和平的共处而形成尧舜禹族邦联盟。这样的联盟使得黄河流域在多元文明的基础上又出现一个以联盟盟主所在地为核心的政治中心,这一政治中心构成一种霸权,成为夏王朝的前身。

“大一统”思想观念的形成

中原正统观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传统观念。中原正统观始自夏王朝,历经夏商周三代而奠定根基。通过历史地理考据可知,无论是夏朝还是商朝乃至周朝,其王都均在黄河中游地区。《论语》云:“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可见夏商周三代的制度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的。由于夏商周的王都均在中原地区,所以中原正统观代代相袭,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种传统。

 



 

“大一统”是中国传统的政治思想,它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密不可分。“大一统”主要是指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融合,它可细分为:国土一统、政令一统、文化和谐向心、民族团结凝聚。学界一般认为中国历史上真正“大一统”国家始于秦朝,但是夏商西周多元一体的复合制王朝国家结构却是另一种层次上的“一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诗经·小雅·北山》所说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关于“大一统”思想观念的源流,笔者曾提出,从尧舜禹经三代再到秦汉,伴随着国家形态和结构的变化,先后经历了三种背景指向的“大一统”观念。即与尧舜禹时代族邦联盟机制相适应的带有“联盟一体”色彩的“天下一统”观念;与夏商周“复合制王朝国家”相适应的“大一统”思想观念;与秦汉以后郡县制的中央集权的帝制国家形态相适应的“大一统”思想观念。这三种背景指向、三个层次的“大一统”思想观念,是历史发展的三个阶段的标识。在我国历史上,“大一统”的思想观念对维护国家统一和稳定一直发挥着深远而积极的影响,而建都在黄河中游地区的夏商周三代和汉唐王朝,是为其奠基的两个重要阶段。

礼乐文明与理性人文基因的形成

自古以来,中国就被称为“礼乐之邦”。中国的礼乐文明从龙山时代发端,到夏商周奠定了基础。通过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和山东龙山文化的一些重要遗址出土的陶礼器和玉礼器,我们看到了龙山时代(也即五帝时代)“礼”趋于制度化的情形。到了夏商周三代,成套的礼器为礼制的物化形式,礼制逐渐成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

 



礼乐制度

西周礼乐是理性主导得到升华的礼乐文明,它根植于黄河文化之中。历史文献说周公的贡献之一就是“制礼作乐”。笔者认为,周公所制之礼有两个方面的变革:一是对商礼的改造,把商人对上帝和周人对天的崇敬纳入礼制的框架,提出了敬天保民的理念,并由此把商代注重“人神关系之礼”改造为周代注重“人际关系之礼”;二是把礼制与德治相结合,推行德的制度化建设,实现了天命与德治、天命与民意相结合的辩证统一。

“自在”中华民族的形成

费孝通曾把中华民族的形成划分为“自在民族”和“自觉民族”两个阶段,古代属于“自在”阶段,近代以来进入了“自觉”阶段。笔者认为,民族类型与国家形态结合结构有对应关系。从秦汉开始,国家形态结构变为“中央郡县制”,大一统的封建王朝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大一统王朝内,有两个层次的民族:一个层次是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另一个层次是包括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内的“正在形成中”的中华民族,相当于费孝通所说的作为“自在民族”的中华民族。作为“自在”的中华民族的出现是从秦汉开始的,这是一种由中央一元化统辖的“郡县制”结构。2000多年来,这样的国家结构本身使“大一统”国家至今具有高度稳定性,并使国家认同与中华民族的凝聚具有一体两面的关系。

 



 

中华民族的形成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联系在一起。费孝通提出中华民族是“多元一体”,多元是指中华民族由56个民族构成,一体是说中华民族在整体上是一体的。笔者认为,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的一体性,也体现为“大一统”国家是一体的,“中央郡县制”的国家结构保证了中华民族的一体性。因此,在历史上,中华民族的凝聚就与国家认同密不可分。从秦汉到唐宋,这种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国都就建在黄河中游地区。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国都,既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凝聚中华民族向心力的同心圆圆心。由此我们说,黄河流域,尤其是黄河中游地区以其国都的地位而成为凝聚中华民族向心力所在地,在这个意义上,黄河文化也成为中华民族的根和魂。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历史学部副主任)

 



 


什么是黄河?
什么是黄河?
发布时间:
2020-11-11 15:50

 



 

 

人人皆知黄河

却不知黄河之多彩

 

它串联起广袤的空间

上游的人们

见识过它的清澈

(黄河上游支流,流经若尔盖盆地,摄影师@陈二狗的摩旅)





 

中游的人们

见识过它的大气磅礴

(晋陕黄河,摄影师@许兆超)





 

下游的人们

见识过它的摆荡

(开封黄河,摄影师@吴亦丹)





 

它还串联起绵延的时间

上至370万年

"沧海桑田"

(龙羊峡大峡谷,摄影师@李珩)





 

下至5000年

文明长河

(兰州黄河中山铁桥,摄影师@李琼)





 

它更串联起中华民族的

精神脊梁

生死存亡的时刻

(下文出自光未然《黄河大合唱》第七乐章《保卫黄河》)



风在吼

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

保卫家乡!保卫黄河!

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为何黄河

如此多彩?

 

在我看来

它是华夏时空中

伟大的连接者

以滔滔不决之力

突破阻隔、勾连万物

从而塑造滔滔不息之国家

 

 

 01 贯穿

 

6500万年以来

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

不仅造就了中国西高东低的整体地势

也使得陆地内部发生变形

再加上太平洋板块的影响

中国北方大地发生断裂

一系列裂谷、盆地

次第生成

 

直至370万年前

它们都已各自聚水成湖

相互独立、少有联通

此时的黄河

尚不见踪影

(中国北方古盆地分布示意,有关古湖盆名称,不同资料存在不同表述,制图@陈景逸&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但是

随着板块运动的持续

青藏高原及黄土高原的进一步隆升

中国西高东低的地势愈发显著

有如神力将水盆的一角

高高抬起

 

彼此独立的湖盆水系

随即开始相互侵蚀、袭夺

一场河湖大串联

在中国北方拉开了序幕

 

至180万年前

黄土高原西部

兰州至河套段黄河河道

最先贯通

(甘肃白银段黄河,摄影师@王生晖)





 

兰州盆地、中卫盆地

银川盆地、河套盆地等

彼此连接成为一体

(银川盆地,摄影师@陈剑峰)





 

八盘峡、柴家峡

桑园峡、乌金峡

红山峡、黑山峡

虎峡、青铜峡等峡谷

镶嵌其中

(红山峡,摄影师@王生晖)





 

在中部

汾渭盆地北部河流

一路沿黄土高原向北侵蚀

至120万年前

便与河套盆地相连

今日划分陕西、山西两省的

晋陕黄河由此现身

(晋陕黄河,北起内蒙古托克托,南止禹门口,目前全长725km,摄影师@陈肖)





 

与此同时

太行山东麓的河流

也向西溯源侵蚀

 

至120万年前

其中一支率先切穿崤[xiáo]山

形成了现今的三门峡

沟通了汾渭盆地和华北平原

(八里峡,是黄河中游最后一段峡谷,摄影师@邓国晖)





 

汾渭盆地间广袤的古湖

经三门峡一泻千里

滚滚东逝

(黄河贯通三门峡示意,制图@王申雯&陈景逸/星球研究所)





 

至此

一条贯穿中国黄土高原、华北平原

最终东流入海的

少年黄河

诞生了

(黄河入海口,摄影师@赵斌)





 

之所以说

此时的黄河尚是少年

是因为它的长度不过现在的3/5

 

再加上

此时的黄河上游

主要流经西北干旱区

水源并不算充沛

(宁夏黄河与腾格里沙漠并行,摄影师@陈剑峰)





 

想要成长为

一条长度超群、水势汹涌的大河

黄河还必须

向更高更远的地方延伸

 

 

 02 成长

 

约120万年前

青海循化盆地与甘肃临夏盆地之间的

积石山被切开

原本流经临夏盆地的黄河上游

经过积石峡伸入到

青藏高原内部

(积石峡,摄影师@王生晖)



 

从此

黄河在青藏高原上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

先后切开

松巴峡、阿什贡峡、龙羊峡

拉干峡、野狐峡、拉加峡等峡谷

(龙羊峡大峡谷,摄影师@孙建鑫)





 

将贵德盆地、共和盆地

兴海-同德盆地、若尔盖盆地

逐一串联

(请横屏观看,龙羊峡水库,位于共和盆地,摄影师@孙建鑫)





 

直至1万多年前

黄河切开多石峡

扎陵湖-鄂陵湖水系

也被纳入麾下

(鄂陵湖,远处为巴颜喀拉山,摄影师@仇梦晗)





 

现代黄河水系格局

才最终成形

(请横屏观看,现代黄河水系格局,历史时期以来,黄河下游改道多次,图为现今黄河河道;制图@陈景逸&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经过120多万年的努力

黄河不仅将自身的长度

延长了近2000km

(黄河源区岗纳格玛错,摄影师@蒋晨明)





 

且最上游沿途接纳

切木曲、黑河、白河、贾曲等

诸多支流的补给

(请横屏观看,贾曲,摄影师@李威男)





 

让积石峡以上流域的产水量

达到全流域的4成左右

如果再加上

同样发源于青藏高原的

湟水、洮[táo]河等河流的补充

至兰州站时

其径流量则占全河的61.7%

(洮河与黄河交汇,摄影师@李俊博)





 

由此

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青藏高原

成了黄河最主要的集水区

当真可谓

(诗句出自李白《将进酒》)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请横屏观看,图为黄河的第一个大拐弯绕行的山脉——阿尼玛卿山,其冰雪融水主要汇入黄河,摄影师@行影不离)





 

与此同时

黄河对大地的塑造之力

也在变大

 

120万年间

晋陕黄河演化成

晋陕大峡谷

(晋陕大峡谷,摄影师@许兆超)





 

壶口瀑布

从禹门口持续后退

留下了谷中谷状的

“十里龙槽”

(最近的几千年来,壶口瀑布从孟门山后退了约5km,留下的河流阶地被称为“十里龙槽”,摄影师@李顺武)



 

更为重要的是

黄河的贯通及气候变化

使黄河干支流所串联的

一系列古湖沼

逐渐干涸

 

若尔盖古湖下泄

变成了若尔盖沼泽

(若尔盖沼泽,摄影师@熊可)





 

汾渭盆地中的三门古湖基本消亡

残留部分演化成了今天的

运城盐湖

(运城盐湖,摄影师@赵高翔)

 

也形成了包括

中卫平原、银川平原、河套平原

渭河平原、汾河平原

在内的众多沉积平原

(渭河平原,摄影师@魏炜)

 

而接受上游泥沙洗礼的
华北平原

则变得更加平坦

(华北平原,图片源自@视觉中国)

 

于是
黄河就成了一条空间纽带

将中国大地上

面积最为广阔的沉积平原一并串联

(黄河流域主要平原分布示意,制图@陈景逸&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而且
它们大都位于气候温暖地带

占尽天时、地利这无疑为身处农业时代的人类发展

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文明之花

即将在此绽放


 03 文明


黄河流域

首先崛起的

是包括渭河平原、汾河平原、伊洛河平原

及太行山、嵩山东麓在内的

中游地区


这里气候温暖湿润

土地肥沃且便于开垦

十分利于农业发展


生活在此的古人

培育了只需播种不需特别照料

就可以得到收获的粟[sù]、黍[shǔ]

作为稳定的食物来源

大大提高了生存保障

(图为陕西渭河平原农田,粟黍现已被小麦取代,摄影师@射虎)

 

黄土覆盖的台地
便于挖掘窑洞、地穴

以为居所

(陕西咸阳三原县地坑院,摄影师@王警)

 

“安居乐业”之余
人们对艺术极富追求

至仰韶文化中期

(6000-5500年前)

三门峡周围的庙底沟人
制作的红黑双色彩陶色彩鲜明

抽象的几何纹饰回旋往复

极具节奏与韵律感

一经出现便广受欢迎
(庙底沟文化花瓣纹陶盆,图片源自@汇图网)

 

西至青海、东至东海
南至长江流域、北至蒙辽地区

无不受其影响

这种彩陶的广泛传播

展现了庙底沟文化强大的辐射能力

可以说是中国史前时期一次文化大融合

(以彩陶为代表的庙底沟文化影响范围,制图@王申雯&陈景逸/星球研究所)

 

但是人口持续增长

使得生存压力大增


黄河中游

关中、晋南、豫西一带

人口最为密集

为了争夺资源

人们大量建立防御性城池

相互征伐

(河南巩义双槐树遗址,位于洛河与黄河交汇处东南侧的台地上,是一处5300年前具有都邑性质的中心聚落,有学者建议将其命名为“河洛古国”,摄影师@石耀臣)▼
 

另一部分人

则向四周扩散


其中

沿渭河向西的一支

进入黄河上游的甘青地区

与当地族群结合

形成了马家窑文化


他们继承了庙底沟彩陶技艺的精髓

并将其发展到了极致
出土的彩陶几乎通体施彩
线条流畅、纹饰繁缛
绚丽而又典雅可谓“青出于蓝而甚于蓝”(马家窑文化彩陶,摄影师@杨虎)▼
 

沿晋陕黄河向北的一支

则影响到分布在阴山-大青山南麓

河套地区的先民

(大青山与黄河,在大青山南麓有众多古遗址分布,摄影师@陈剑峰)

 

黄河下游地区

生活在泰沂山脉周围的
大汶口人生活同样优渥

他们敞开怀抱
接受西边的仰韶文化

北边的红山文化的影响

并演化成著名的龙山文化


出土于济南章丘龙山城子崖遗址的

黑陶高柄杯薄如蛋壳

技艺之精湛超过“现代杯具”

(龙山文化高柄黑陶杯,摄影师@翟东润)▼
 

约4500年前

黄河中游地区

又吸纳四周文化

发展出新的文化内涵


人们观测天象

了解四季变化

以便更好地助力农业生产

(陶寺观象台,是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观象台遗迹,它由13根夯土柱组成,呈半圆形,从观测点通过土柱狭缝观测塔尔山日出方位,可以确定季节、节气,安排农耕,图为复原景观,图片源自@视觉中国)

 

甚至出现了

接近于后期甲骨文的象形文字

(陶寺朱书文字之一,图中陶器上的文字目前释为“文”,摄影师@王宁)▼
 

总体而言

在5300-4000年前

黄河流域的一些古文化

已经先后迈入文明阶段


与此同时

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中游的石家河文化
成都平原的宝墩文化等

也在不断壮大

且文明程度并不亚于黄河流域

(良渚玉琮,摄影师@苏李欢)

 

一时之间
中国大地上的古文明

灿如“满天星斗”

(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考古学文化分布示意,制图@陈景逸&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群星闪耀中

黄河流域能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约4200-4000年前

发生了一次全球性降温事件


当时的中国

不仅气温下降

且夏季风显著减弱
季风锋面雨带南移

致使东北、西北地区干旱加剧

华北、江南地区降雨增多、洪水泛滥

形成了“南涝北旱”的局面

(夏季风南退示意,制图@陈景逸&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受此影响

内蒙古地区的老虎山文化
甘青地区的齐家文化

长江流域的良渚文化、石家河文化
山东的龙山文化等史前文化

或被干旱摧毁、或为洪涝所阻

失去了崛起的机会


与之相反

关中-晋南-豫西所在的黄河中游地区

则凭借自身优势脱颖而出

一跃成为文明中心


从此
中华古文明

从“满天星斗”转变为“月明星稀”

(上文观点最早由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提出,距今4000年前后,诸多文化纷纷衰退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人口、社会、经济、宗教、环境变化等,环境变化可能为其中一个主要诱发因素,制图@王申雯&陈景逸/星球研究所)

 

究其原因

黄河中游位于中国中部

不如西北、内蒙古等地干旱

也不如南方洪涝灾害严重


更为重要的是
这里山前台地、冲积扇广泛发育

在洪水来临时不至于完全被淹没

如同现实版的“诺亚方舟”

使文明的薪火得以保存

并可以通过疏通水系自救

(桃花峪黄河南岸阶地,摄影师@焦潇翔)


 

于是

传说中的大禹

建立起强大的治水组织

 

不仅区域环境很快得以恢复

一个广域王权国家

也在黄河中游地区建立起来了

这便是中国历史上的
第一个王朝



(东汉山东嘉祥武氏墓群石刻拓片)▼
 

古人开
【黄河起源】文明前夜的鼎盛家族——仰韶人
【黄河起源】文明前夜的鼎盛家族——仰韶人
【黄河起源】“新人”新天地——山顶洞人
【黄河起源】“新人”新天地——山顶洞人
【黄河起源】汾河之滨的古老住户——丁村人
【黄河起源】汾河之滨的古老住户——丁村人
上一页
1
2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