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

浏览量

黄蓝交汇处一抒京剧情

孰 非

 

为了避开黄河拦门沙,第二次出海不再走黄河水道。我们租用了一位渔民朋友的渔船,从三角洲南侧的芦青沟码头开船,一行5人直奔黄河口沙咀以外的海区,去体验河海交汇之壮观。

 

试乘租借的考察船

 

朝霞一抹,大海苍茫。

为了途中观赏大河大海样貌,我和翻译殷红亮、联合国专家豪格兰达、布伦都站向船头。船家大喊危险,叫我们回到船仓。但是我们扶定了船边的蓬柱,依然站立眺望。初行海区的水面呈草绿色,大片混入了泥淖和秋草的浊流肆染其间。船行移时,渐进入整体浑黄的大溜,只见浩浩荡荡,无际无涯。我们问船家,哪里是黄河的主溜?船家大声道:“这里是大海!”

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忽然想起庄子的《秋水》:“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今尾闾泄之,比形于天地,受气于阴阳……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俯看脚下,黄滔粼粼,波光明灭,黄河自遥远的西方聚涌而至,百川贯河,势大身宏。长久伫立,受几多河海壮阔沧凉的熏染,也无端地有些空乏悲怆起来。可能是为了打破些许的肃穆气氛,豪格兰达忽然说起在北京大闹玄武剧院的笑料,接着又问:“Who can sing Beijing opera?”(你们京剧谁会唱?)殷红亮不待转译,即慨然回对:“Let me have a try?(我来一段怎么样)” 我大感诧异,不料殷红亮果然是“音洪亮”,他唱的行当是“红净”,听他发出的“脑后音”在罡风凛烈中更觉得声域辽远。这是中国名著《封神演义·大回朝》中的一阙:

将人马扎皇城休要啰唣,

奉王命征北海得胜还朝。

在午门下麒麟忙登御道,

观龙楼与凤阁杀气冲霄。

文班中怎不见比干元老?

武班中又不见黄家英豪!

观此情心头上疑云笼罩,

品级台前动问当朝。

这段京剧不仅高亢洪亮,其旋律更是豪迈飞扬。我过去听过这出戏,由著名京剧艺术家尚长荣饰演商纣王的太师闻仲。为了与剧中人明亮而险峻的唱腔相匹配,此段是用锁呐伴奏的,锁呐一发声即如霹雳乍起、破云冲霄!贴切体现出这位统帅级大臣“得胜还朝、忙登御道”时看不到朝中的忠臣(比干,被纣王挖心而死)良将(黄飞虎,被纣王所逼反出五关),心中的愤懑所激发出的刚烈之气、壮猛之威。唱辞中展示出他是驾乘着麒麟纵横疆场扫灭北海群雄的。这种凛凛气慨多像我们在驾乘着滔滔黄河,挟带着隆隆风雷,在无数次扫荡了那些辽阔与强悍之后又复滚滚东流,去追寻与大海的交集竟在何方!

 

 

由于这次殷红亮演唱的启发,后来每当我听到《大回朝》这一唱段,总像又看到了那条奔腾不息的黄河——那伴奏了锁呐的涛声飙风凌厉,使人惊悸;那承载了激荡的舟船,遏云破浪,又携带着我们不断攀爬新的颠峰!

豪格兰达和布伦虽然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但对于文学、音乐的素养还是有的,他们好象听出唱腔中的疑虑与彷徨,通过翻译向我了解剧情。我迎着海风大声向他们喊出这出戏的历史背景:

3000年前的殷商末期,最后一位君主纣王荒淫无道,听信馋言,宠信妲己(其妃子),残害大臣,造成其封国纷纷叛离,国运日衰。

商朝的都城朝歌地处黄河中游,由于纣王穷兵黩武,国势空虚,引起诸侯国的环伺,从而引发了一次历时数十年、地域涉及整个黄河流域上中下游八千里江山极其少有的“流域大战”!(此句够他殷洪亮翻译一壶的)

战争由黄河上游新兴起的周国国君周文王姬昌所发动,其子武王姬发尽率关中实力,纠合天下八百诸侯计有士卒45000人,先锋军3000人,在黄河中游的孟津祭天誓师。大约在公元前1066年,诸侯联军渡过黄河进入到商都朝歌以南的牧野摆开战场。

此时纣王的军力都派往国门之外。最大的一支主力部队由大将攸侯喜率领,远赴黄河下游的山东,要一举歼灭东夷人的武装部落。

纣王一面命快马勒令攸侯喜火速回兵驰援,一面临时打开监狱,放出70万囚徒苍促应战。牧野的大决战过程十分惨烈,商军一方军无斗志,被屠杀或纷纷倒戈,血流漂杵,惨不忍睹!

联军一方则协力同心,鹰扬威烈,直取朝歌,纣王在鹿台王宫自焚而亡。

当这场战争过去了2680多年,到了明朝时候有位叫许仲琳的文人,想将其写成长篇话本(小说),但或因年代荒远史料奇缺,遂以武王伐纣为线索,虚构了许多神话人物和幻想故事穿插其间,写成了一部脍炙人口的鸿篇巨著《封神演义》,“大回朝”即其中一节。

再说攸候喜率25万东征军,回援朝歌时见大势已去,落荒而走不知去向,三千年的历史上竟杳无踪迹。

但是据今有个叫王大有的学者和多位美国人考证:3000年前几乎在殷军失踪的同时,在中美洲突然兴起了一股具有浓烈殷商文明特质的奥尔梅克文明,或即攸侯喜部东渡白令海峡、经阿拉斯加进入中美洲时所留传。后有散落进入的东方人,则互问“殷地安否?”遂被称为“殷地安”人,至今仍发现有类甲骨文字及其他文物即商军所留的佐证。发生在黄河流域的这场战争竟然波及到了西半球!

豪格兰达和布伦正听得诧异连连,感叹他们国家没有如此悠久而丰腴的历史。好象造物主也特别青睐这场演说,他让乍起的东北风将无边的绚烂送到了我们面前。由于一路上消磨时间太久,这时我们已是背对着日光。这时东方的天幕下,一道白练在远方渐起,瞬间滂沱而至的大块波滔,在碧蓝中泛出翠绿,与率百川而勇进的黄河大溜相撞,通体浑黄的河水则泛出深赭色。黄河在过去从来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此时遇到“蓝军”如何肯服输?它将滔滔巨浪揉为重重漩涡,盘桓着向蓝军的右翼冲锋略地;又见那蓝色的大海如天幕般从左侧包迎上来,欲围歼黄河远征军。“黄”、“蓝”之间虽然紧紧地靠拢、挤压,都在努力渗入对方,但却势均力敌,擦肩而过,不能分毫吞噬敌方营垒,只在蓝黄边缘挤出了一条倾斜的曲线,惊蛇一般跳跃抖动、逶迤远行,我们的机船则被冲得像一片树叶,颠簸飘摇,船与人全都陷入了“黄蓝交汇”的雄阔阵列。尽管两大水体在呼啸中撕裂,又在颠扑中和拢,但始终是黄蓝两大色块界限分明!身临稀有之奇境,一些妄称为“诗”的句子又冒了出来:

河勇进而涡漩,海喧豗以迎迓,

舟冲锋而出没,浪粉碎以秒杀,

觉凌厉而悸动,惊轰鸣之镗鞳!

波涌千叠陈列森森兮,

沙凝百丈新陆沉沉兮,

雾蒸蓝黄天地衷和兮…………

 

黄蓝交汇区   摄影:高潮

 

旁睨豪格兰达和布伦,他们也不住地嘟哝或嘶喊,幸许他们已吟成英语或荷兰语的名篇佳什了!此时的殷红亮亦专注于“蓝黄”,早就忘掉他应有的职份了。

作为联合国专家的豪格兰达,他从此立志要做这一极其珍贵河海生态区的“保护神”,他建议我的“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应改组为“黄河三角洲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作为东营市政府接受UNDP援助的部门,去专职推进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

 

豪格兰达起草的联合国支持黄河三角洲可持续发展项目文件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