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九)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九)

浏览量

联合国专家考察黄河口

孰 非

 

1992年,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主持下,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李鹏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会议。会后根据发达国家将援助发展中国家实施《21世纪议程》的承诺,国内相关部门在“国家项目库”中遴选宜接受外援的项目,我中心(东营市经济研究中心)1991年报送的《黄河三角洲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中选。于是在1994年9月,UNDP派出国际专家莅临黄河三角洲访问考察。

来访专家一位叫豪格兰达(Drs.J.G.D.Hoogland),一位叫布伦(dick de bruin m.sc.c.eng.),都来自荷兰王国。到达北京后,有关部门通知东营市接站,我临时聘请了一位英语翻译名叫殷红亮,一同前往。在9月12日上午赴UNDP驻华代表处,与UNDP驻华代表贺尔康、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主任张广惠、UNDP专家豪格兰达、布伦、王御华等举行了会谈。为了尽快拉近与外宾之间的文化距离,在安排好餐宿事宜后,我即邀请两位专家晚间到玄武区大戏院看了一场京剧。演出的剧目是《十八罗汉斗悟空》。

 

从左至右:UNDP专家豪格兰达、作者、UNDP助理代表布鲁克、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教授王御华、UNDP专家布伦

 

一时锣鼓喧天、各路神怪纷纷登场。孙悟空将金箍棒舞得风车一般,如风吹茅蓬滴溜溜乱转,把十八罗汉神将打得人仰马翻,花团锦簇滚满舞台。其中一个外貌溜圆、象个泥娃娃、号称“圆陀陀”的罗汉,被悟空用棒戳了一下,摇晃不止、憨态可掬。看得两个外宾直眉瞪眼,不断做出萌态。这时全场观众叫好声此起彼伏,激赏中带有北京人特有的文雅。豪格兰达急忙向翻译问了Very good(很好)怎么说,听清后立即百倍热情地跳起来大声叫嚷:“很—搞,很—搞!”比较内向的布伦先生这时也凑上去大喊怪叫,一时间剧场观众诧异的目光,萤火虫般纷纷投向了豪格兰达和布伦,好像说台上的十八罗汉已难解难分,台下又来了何方神圣!看着两位老外抖动着满头黄发、忘乎所以地发出怪声,我内心不禁反映出两个字—“野人”!

 

台上的十八罗汉已难解难分……

 

回到东营市,第二天就安排专家去看黄河口,我们向旅游公司预购了气垫船船票,与30多位旅客一同登船。

 

气垫船即将出海

 

那条河呀,人们恐惧而又崇敬的河呀,就在我们脚下。这条修炼了千万年的大虫就在刚要入海的时候被我们驾驭了!黄涛翻滚向前,下面像有几百匹猛兽在更深的水体中拱动。同行的旅客老少皆有,惊呼中又不断向外国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走了约两个小时,黄河水越来越浑浊,几成泥浆(我们称之为“絮凝作用”),气垫船渐渐被粘住了,原来是进入了拦门沙区。随着海潮渐退,河口拦门沙逐渐出露,气垫船突然被搁浅在泥浆中,一动不动。于是大家开始吵吵嚷嚷,驾船的师傅叫大家不要慌:前几天这里海水还挺深,通行没问题,这会儿搁住,需等海潮上涨,气垫船才能起动。

幸好,我们与绝大多数乘客都带了各式午餐,纷纷掏出来,撕开各色包装,拉开船舱玻璃,把所有废料一窝窝投向窗外的泥水中,开始大块朵颐!

这时,只见豪格兰达和布伦在一起吐噜了一阵,随即脱下长裤,去掉鞋袜,就要开门下船,我刚要提醒他们“危险!不要乱动”,这时殷翻译向我示意不要管他们。两位老外“扑哧”一下,陷进膝盖深的烂泥中。“吁——”他俩好象也惧怕冷水,赶紧抓住船帮,互相搀扶,继续向船外移动,我还以为他们就要实地勘察黄河口水文地质了,谁知他们绕船一周,将船上扔掉的大多数垃圾都捡了回来,放在一个密织的网袋中。我和翻译一脸迷懵,赶紧把他们往船上拖,这两人好重,又一时拔不出腿,旅客中有人帮忙,总算把他们拉回到船舱内。

这时豪格兰达方才向大家解释,经殷红亮翻译的大意是:“大家扔到船外的,有些是有机质,如包装纸、面包屑等,扔在海里可以腐烂喂鱼,没什么害处。但扔出的多数是塑料纸、塑料袋、塑料盒等,不易腐烂并带有毒性,将对海洋生物带来很大危害,不应随便丢弃”。这时我和我的同胞们才恍然大悟:这是他们身历险地亲自践行给我们上了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第一课呀!同胞们有的钦佩赞许,也有的认为海洋大的很,这太小题大作了!我和殷洪亮不仅感慨万千,我们在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上,与西方发达国家还有不小差距呢。回看正在抖索着穿衣着袜的豪格兰达和布伦,虽然此时沉默无语,我却感受到他俩在眉宇间显示出的那种文明、高贵,我暗暗悔恨竟在心里嘲他们是“野人”。

当气垫船终于脱离拦门沙的羁绊回到宿地时,已是初夜时分。唯我觉得这次出行收获满满!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