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五)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五)

浏览量

黄河尾闾改道清水沟

孰 非

 

黄河是一条桀骜不驯的大河。1855年大河从徐淮流路的铜瓦廂决口北流,横冲直撞,吞吐洪荒,给山东省的大部带来巨大灾难。据相关志书记载,“黄河洪水横流,庐田为墟,舟行陆地,人畜漂流”,最后夺大清河流道从利津县的铁门关入海,顿时扫荡了这一“水旱码头”的百年繁华!

 

黄河洪水

 

黄河从初行水的铁门关、牡蛎嘴流路到1975年人工改道清水沟流路的120年中,年均挟带16亿吨泥沙入海,按照“淤积—延伸—摆动—改道”的流程,在三角洲面上改道50余次,叫做“三年两决口,十年一改道”。有民谣说:“东红庙,西红庙,三年不淹学狗叫。”其中大型改道就有10次,以世界顶级的造陆速率冲泛淤淀了5400平方公里的近代黄河三角洲。

上世纪后期,胜利油田大会战推进到更广阔的荒原,庞大而分散的石油队伍声势浩大、不断扩展,但黄河却仍在率意行洪,多次冲击会战的进程。对此油田的挂帅人李晔壮怀激烈,喊出了“手牵黄河跟我走,叫你咋走就咋走”的豪言。

 

李晔踏勘黄河口

 

因为他意识到黄河巨量泥沙如铺展于广阔的沼泽、浅海地区,可变海上开发为陆上开发,将大幅度推进会战效率并节省开发成本,于是数次爆破黄河去路,引导滚滚洪流按照石油人的意志从储油量大的浅滩入海。但此举也遭到黄河的无情报复,数次发水冲溃油田围堰,甚至与海潮结盟“水淹七军”。使得济南军区数次紧急派出直升机解救被困石油工人。

在国家急需能源支持的年代里,治河部门也积极配合胜利油田的开发建设。鉴于黄河行水的刁口河流路已行水10余年,河道延长了32.5公里,河床淤高3.5米,河身弯曲导致激流冲击堤岸,显示出决口改道的前兆。为保障黄河行洪安全和油区环境稳定,黄河水利委员会批准黄河可选择更适宜的海域另辟新路入海,并将改道工程报国家计委立项。具体考察、施工的重任落在了一位老河工、老专家王锡栋的肩上。

 

老河工、老专家王锡栋

 

为做好黄河新流路的考察选址工作,王锡栋组成128人的勘察队伍,徒步三角洲东部近百公里的荒凉海岸。那时的荒原草深人稀,还有大片滩涂、泥洼,常有野兽出没,有童谣说“新镇王家岗,犸虎扒在炕头上”。但王锡栋他们视之如无,风餐露宿,考察测绘了东部沿海18条稀奇古怪的潮沟,如宋春荣沟、老神仙沟、电筒沟(因有人在此丢失电筒而得名)、土匪沟子、清水沟、北潮沟等,最后选择清水沟作为新流路,精心设计了工程方案。

鉴于改道的前年利津河段曾出现6500立方米/秒的洪峰,工程防守非常危急,截流改道必须在1975年洪汛到来之前尽快实行。但改道又是涉及万众百姓生命安全的高危行动,经报请山东省生产指挥部杨国夫司令员批准,然后开始动工。为阻断来水并吸干黄河河道便于安全行施各项工程,经黄河水利委员会请示水利部,责成中游的三门峡水库及时落闸存水,控制下泄流量。当大河减为550个流量时,沿黄豫鲁两省人民发扬“团结治水”精神,千方百计狂引黄河水,加快实现了河道的断流干河。从昌潍地区、惠民地区、马颊河工程局调集工人、民工达5万余人,施工机械163台,实施开挖新河的工程。4月20日,胜利油田出动几十台D—80推土机,进占流路工地,推土筑起并夯实截流大坝,阻断北去的刁口河流道。同时在已经开挖清水沟9公里新河道的两岸,构筑了坚实的南北防洪大堤。为了打开黄河右岸堤防向新河道引水,民工们在坝下埋置了数吨炸药,随着老河工王锡栋一声断喝“炸坝!”轰隆隆一阵巨响,黄河堤坝被炸开上百米宽的缺口,推土机再将炸开的余土堆在缺口两端,筑起高峻的口门大坝。此时三门峡水库已按时提闸放水。4月27日滚滚大河的前锋水舌到达改道口门,接着后续大溜浩浩荡荡而来,从炸开的豁口注入新河道。真正是“巨灵咆哮擘两山,波涛喷箭射东海”!由于黄河新流路比刁口河河道缩短了50多公里,新的河床比降加大,水流湍急,只用了半小时,气势磅礴的黄色浊流就喷射进入了蔚蓝的大海。这是治黄史上第一次有计划、有准备、有组织的人工改道,从此结束了黄河尾闾肆意泛滥摆动的历史。数年间又引黄河水在孤岛以东的浅海区淤淀出一个整装高产大油田——孤东油田,为石油工业新基地的建设和黄河三角洲大规模综合开发拉开了序幕。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