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长城与黄河握手

中国黄河网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中国黄河网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4014022号

新闻资讯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长城与黄河握手

浏览量

 

一提到黄河,心就不免澎湃,那自天而来的豪气,那汹涌奔腾的力量,还有那叛逆不羁的顽劣,总会让人敬畏,以至不敢靠近。

然而,并不。我见过的几处,除了壶口瀑布有黄河的秉性,碛口段无大波大浪,一副安详静气的慈母相;兰州段河面倒是宽阔,被人流气息裹挟着,底气明显地弱下来;就是老牛湾——长城与黄河的握手之地,也一副友好亲切样儿。

来老牛湾,看黄河是必然。

租条船,从码头一直到万家寨,返回码头,再换船到乾坤湾。黄河曲折多变,宛转逶迤,碧波荡漾,如镜似锦,一浪撵着一浪,一波赶着一波,起起伏伏,被阳光一照,波光粼粼,倒也生出些许风情。听不到咆哮,看不到厮杀,一副安居乐业的风轻云淡样儿。这模样,容易让人忘记它的粗犷和力量。

两边是山,悬崖峭壁,绿植极少,入眼是大片的黄和沧桑,被两边的凝重和肃穆一衬,水柔软的秉性尽显。然而,黄河水毕竟不是江南的小桥流水,它的骨力仍在,那船过之处高高溅起的水花如柱冲天,似大珠小珠落入玉盘,琼浆银屑打在玻璃上,啪啪啪地响,它那么霸道,那么横,时刻在提醒你:我是黄河水。

 

 

快艇如鱼,随波而贯,上来下去地给人刺激。到乾坤湾时,看到了黄河那个漂亮的转弯。圆弯,接近360度,又漂亮又摄人魂魄。船故意放慢速度,不仅仅因为那个弯,还因峡上出现了长城,明长城,夯土建成,外包石块,虽有断残,但记录了历史的痕迹,长长一条,似巨龙低头,欲饮黄河水。那高高的碟楼凛凛然耸立着,有着不可侵犯的冷峻和威严。快艇一个漂亮而迅疾的转弯,水面上留下了金戈铁马般的豪气,还有一声声惊叫……

黄河映长城,高峡出平湖。这独特和壮美,这阳刚与阴柔,当我站在塔上望到这一切时,除了震撼,再无其他。

大自然的鬼斧神刀,一刀一刀落在老牛湾身上,这刀刀下去,就有了奇形怪状、犬牙参互、峭壁嶙峋的地形,突兀、陡峭、连绵。晋陕蒙峡谷以此为起点,向着各自的方向绵延。站在老牛湾,隔着黄河,北望,入眼的是内蒙古;向西,是鄂尔多斯;南呢,就是晋地。内外长城也在这里交汇,交汇之后,就戛然而止,昔日的防御和攻打、争夺和守护,这些长城都替历史记录和保存。黄河水经过它们身边,带走了光阴,却带不走曾经。黄河水从青藏高原到内蒙古、到老牛湾,一直向南,流入晋地。

黄河从内蒙古流经此处,向东南拐了一个弯,这弯形似老牛横身,故叫老牛湾。老牛湾,是开始,也是结束。

来老牛湾,不能不去看万家寨水库,也不能不去走吊桥。

 

 

万家寨水库,积水那么多那么深。无底地囤积,源源不断地输送,是晋蒙两地的主要供水来源处。贮存、输送、防御,它在默默行使和坚守。站在坝上,烟波浩渺,河随峡走,一望无际。那一瞬,我忽然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母亲的乳汁。

吊桥,那么长,那么长。一头是晋区,一头是蒙地,下面是黄河,两边是悬崖,窄窄一条,吊在半空。人走在上面摇摇晃晃,尽管手紧紧抓住两边的栏杆,眼不敢向下看,但一样提心吊胆,一样有寒森森的冷气袭人心魄。倒是有胆儿大的,居然如履平路,还故意抓着栏杆摇来摆去找刺激。又惊又险,踩着惊叫声,走个来回,冒一身淋淋冷汗。

我尤喜老牛湾的夜晚。

 

 

农家客栈,窑洞老院。素朴的底色上,挂两只大红灯笼,举几盏明灯,月亮皎洁,落在树梢,朦胧的天空疏星几朵,天上地下,明暗交辉,一呼一应,都是深情与缠绵。八角木厅,一张木桌,几杯清茶,把闲适缓缓铺开。坐着的是气息相同的人,闲闲的神情,闲闲地聊,还有偶尔一声两声的笑。

突然,南边天空出现了烟花。寂静里有了声响,黑暗里有了璀璨。炫丽的花朵绽放、凋谢,在升起落下里,过完了短暂而美丽、辉煌而绚烂的一生。北边也不甘示弱,也有烟花绽放,一朵接一朵。

有风吹来,带着黄河水的气息,私密而又潮湿。有篝火燃烧起来,那蓝色的火苗真迷人。我坐在月下喝茶,喝着喝着,就醉了。

夜往深里走,朋友都回去了,我还想再坐一会儿。有人说,深夜最能体现一个地方的性格。老牛湾的性格是叠进深处的,风尽管一点点,但还是带了粗犷的气息,刚劲且有骨力。还有那月,总是发着那么清冽的光泽。

在一片咸咸的湿气里,我走进窑洞,倒头便睡,一直睡到太阳醒了。好久都没这么踏实地睡过了。

醒来后,我在老牛湾村子里走了一遭。这个村子不大,几乎家家都开客栈。窑洞,或砖或石,都镶木窗。一家在一家的上面,几乎没有一家在同一平面,都依了山势而建。喜欢这样的随意,像晨曦里静默着的山水画。

 

 

见到起得早的村民,粗糙的脸,粗糙的衣,在收拾粗朴的院子。

粗朴,我极喜这粗朴,就连饭菜都带着山的味道、自然的味道,粗糙、本真,自然色,农家味。还有农家妹子那泼辣爽朗的笑,那笑多么真、多么纯,那唇上也没涂一点口红或者唇膏。

我记住了这里——长城与黄河握手的地方,记住了它的敦厚、质朴、磅礴,以及它沧桑而又有特质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