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河流域的工艺美术(二)

中国黄河网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中国黄河网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4014022号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黄河流域的工艺美术(二)

浏览量
年画和印布是黄河流域民间运用广泛的工艺美术,属于雕版彩印。
        年画,是伴随着年节习俗而产生的。每逢春节,人们扫清屋舍,贴上年画,以此点缀生活,增添节庆的气氛。唐代以前的门神年画,大都是手工绘制;北宋以后,始有木板印刷的门神画,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年画----纸画。北宋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沦陷后,民间画工和刻版艺人一部分随南逃官民到了临安(今浙江杭州),一部分则随伶人、内官过黄河到达平阳(今山西临汾),形成了以平阳为中心和以临安为中心的两大年画产地。平阳印制的年画,保存下来的有三幅:《义勇武安王位》《四美图》和《东方朔偷桃》。
        《义勇武安王位》即《关公图》,画中的关公戴软巾,穿锦绣袍,登云头高靴,侧身握拳,居中坐在靠背椅上,神色庄严。
        《四美图》上面刻有“平阳姬家雕印”字样,画中人物为汉代的王昭君、班昭、赵飞燕和晋代的绿珠。她们花冠绣裳,神姿秾丽,人物造型有唐代丰腰肥躯,丰颊圆颜之遗风。画幅上方印有“隋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一条宋体横批标题,又有一对祥凤飞舞,下面缀以花卉图案,四周刻有回纹边饰。
       《东方朔偷桃》,画东方朔头戴罩巾,身穿宽领大袖,腰挂药葫芦,双手握一枝仙桃在肩,两足前奔,回首面带笑容,神态生动有趣。
       以上三幅年画,是宋金时期年画的代表作,标志着我国年画的成熟与定型,有力证明了山西平阳(今临汾)确系当时雕版印刷的中心。
       山东潍坊杨家埠年画,以清代中叶最盛。它早期受杨柳青画风影响,后来自成体系,题材大体包括吉利画、戏曲故事和神话传说三类。特点是刻工精良、线条粗重,重用原色,造型生动,画风质朴淳美。
      印染工艺在黄河流域也有着悠久的历史。远自汉代就有了纺织品印花技术,至明、清两代,各地蓝花印布更普遍流行。黄河流域大部分省区都种植棉花,产棉、弹棉、纺线织布都靠自己完成,织出的布多为白布。由于爱美心理,人们将白布着色,染为蓝布或花布,于是产生了“蓝印花布”。此种色布印染过程是,以油纸刻成花板,蒙在白布上,然后用石灰、豆粉和水调成防染粉浆刮印,晾干之后,用蓝靛青颜料土法染色,再晾干,刮去粉浆即成。印花蓝布一般用作被面、帐子、门帘、衣料、围腰等。常见的图案装饰有喜鹊登梅、凤穿牡丹、狮子绣球、万字流水、麒麟送子、春燕、蝴蝶、竹叶等,多富于吉祥的含义,至今仍受到人们的喜爱。彩印花布,为雕版漏印工艺的另一形式,是对蓝印花布的发展,其特点是利用雕版漏孔直接印上五彩缤纷的颜色,浓烈鲜艳,在陕西、山西、山东等地非常普遍。
        织布和刺绣,简称织绣是黄河流域民间妇女几乎人人练就的工艺。山西、河南的农家织机都为小机,织布的梭子系半月形木壳,中空、外侧呈鱼脊形,内里稍宽,有槽、平口,放入笼符的线,可以从槽底正中的孔里抽出。织布人坐在机板上,左手推柽框,右手执梭子,双脚踏动踏板,让织机上的经线上下张合,梭子穿越其间,经纬线交织成布。织布的花色有双股平行线的“火车道”,三条平行线的“长流水”,大方块的“寸块儿方”,还有“满天星”“麻雀眼”“一炷香”“凤凰翅”等等。
       黄河刺绣工艺按制作特点划分,主要有绣花、挑花、贴花三种。绣花,是先设计好图案,然后用彩线缀连出美丽的纹样,俗称“女红”。挑花,是按照布料经纬纹路以小十字挑织花纹图案,故称“十字绣”,这种方法不仅不伤布丝,反而能加固织物的耐磨性能,显示出独特的几何装饰风格。布贴花是用彩色小布块拼成各种图案,以作为用品装饰的刺绣方法,又叫“补花”。
        黄河流域的刺绣工艺最著名的是汴绣和鲁绣。汴绣流布于河南开封一带,因开封古称汴京而得名。汴绣的特点是针线细密,设色精妙,所绣的人物、花鸟光彩夺目,绰约动人。
        鲁绣远自春秋战国时就很发达,其特点是浑厚朴素,生活气息浓厚。
        陕西刺绣,分手绣和极绣两种,多取山水、花卉、鸟兽、果品等为素材,寓以吉祥之意,例如,用莲花和鱼绣成“莲(连)年有余”;用喜鹊和梅花绣成“喜上梅(眉)梢”;用莲花和儿童绣成“莲(连)生贵子”;蝙蝠和桃子绣成“多蝠(福)多寿”。总体风格为构图匀称,丝缕分明素朴而又清新。
        绣荷包的习俗和民歌在黄河流域流传久远,不仅在黄河流域的汉族中流传,而且扩展到蒙族、满族、土族等少数民族,显示出了民族文化的交融。
        虎头鞋、肚兜、“五毒”小帽等儿童用品工艺,既包含了伟大的人性美----母爱,又对每个初到人间的婴儿来说,也是最基本的文化模式传承,成为他们一生审美情趣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