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二)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大河喷薄育新星——在黄河三角洲讲述黄河故事(十二)

浏览量

考察荷兰莱茵河三角洲

孰 非

 

1994年3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国21世纪议程》,其中要求“继续进行有关领域的国际合作,吸取国际先进经验”。

4月14日,国家科委、水利部组成专家组到东营,考察《黄河治理与水资源“八五”攻关增列专题》在国家立项的可行性,李殿魁书记会见了国家科委处长王伟中、水利部总工徐乾清、水科院副院长张启舜、教授曾庆华,还有同行的荷兰专家范登伯,并与东营市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座谈。当范登伯介绍荷兰莱茵河及其三角洲的治理经验时,引发了大家的深切感触:

黄河河口管理局局长袁崇仁发言:黄河三角洲有十几条流路故道,新的扇面隆起叠压成为大片荒原,却因经常遭受东北向岸风潮侵蚀长期处于荒芜状态;范登伯先生介绍的莱茵河口,因海动力冲刷形成十数条宽阔的海湾水道,汹涌的海潮涌入后剧烈剥蚀陆地使其成为低地泽国,环境更加险恶,他们是如何抵御极大洪灾将荷兰建设成发达国家的?我也从两大河口三角洲的对比提出疑问:黄河三角洲新淤地由于覆土层薄、海水渗入等导致土地斥卤、生态极为脆弱,很难改造利用;而莱茵河三角洲受大西洋潮流颠扑,北部的内海水灾频仍,后经实施大规模围海造田,在改良的陆块上种植郁金香等观赏性作物,竞能畅销欧亚,获得丰厚利润,他们是怎样做到的?   

 

黄河三角洲发展过程图

 

荷兰莱茵河支流系统图

 

市交通局局长朱宝林则追问港口建设面临的难题:东营港虽建在无潮区的优良港湾,但由于导流堤入海渐远、海流中的黄河泥沙严重淤淀港池,从而很难建成深水大港;而荷兰的鹿特丹港亦距莱茵河口不远,但以该港的集装箱运量计算,当时已建成为世界第一大港,他们是如何建港并解决港池淤淀的?

李殿魁书记在总结发言中指出,目前黄河三角洲正处于大规模综合开发的前夜,荷兰有太多太深厚的经验值得我们深入学习和借鉴!为此他向考察组专家提出,能否将考察欧洲西海岸的莱茵河、斯海尔德河(比利时)列入国家支持的“八五”攻关计划专题?不久此议获得一部一委支持,赴荷兰的科考队遂于当年6月份成行。

6月6日至11日,考察团在荷兰地调局官员峡克等陪同下,访问了弗雷澳兰德省公共交通与水利工程管理部、荷兰经济研究所、代尔夫特水利实验室;考察了莱茵河口治理现状;考察了鹿特丹港和阿姆斯特丹港;考察了闻名于世的围海造田工程和南部三角洲工程;参观了围海造田博物馆、风车博物馆和荷兰挖泥船及管道的制造企业。还专程拜会了中国驻荷兰大使王庆余及大使馆二秘张晋雄,听取了王大使对发展与荷兰经济技术合作的意见。6月12日,考察团离开荷兰到达比利时,考察了欧洲第二大港——安特卫普港,参观了鲁汶大学,访问了弗兰德斯水动力实验室、欧洲遥感探测中心等。

 

考察团参观古船博物馆 左起:李金昆、张晋雄、袁崇仁、李殿魁、峡克、荷兰青年专家、朱宝林、成国栋、李浩(中国在荷留学生)

 

考察莱茵河口。据峡克先生介绍:莱茵河干流全长1232公里,流域面积22万平方公里,年径流量750亿立方米,其中上游流经德国、法国、瑞士等,是一条国际性河流。其下游河口段在荷兰南部有多条支流,包括瓦尔河、莱克河、艾塞尔河、马斯河与鹿特丹新水道等。

 

荷兰南部水道与三角洲工程

 

这些支流水网与北海相互连接,交织成一个河口三角洲网区。我们乘车沿着多条大水道的海口大坝(图中的海口红线)观察西部海湾形势:西望水天茫茫,海上巨浪广阔浩荡,涌入喇叭口型海湾后水流更急,感到脚下倾动飘摇如处大地震荡中。

 

东斯海尔德大坝工程

 

来到东斯海尔德水坝后,下车登岸观测海口:横跨海湾的东斯海尔德大坝气势壮观,连接着斯霍文岛和北比弗尔岛,大坝(也可称之为大桥)总长有3000多米,水中排列65个预制混凝土桥墩,桥墩之间分别安装了62个滑动式钢闸门。平时闸门全部打开,潮水可以自由进出。每当出现高潮位甚至风暴潮浪时,则关闭闸门,将大潮阻挡于水坝之外。钢筋混凝土桥墩最大干体重量1.8万吨,桥墩高达38.75米在大坝建设之前,预先在一个洼地的船坞中制成。船坞体积巨大,形状像一个矩形水盆,四周是高墙,里面的水已抽干。钢筋混凝土桥墩就在其中浇铸。当每一座桥墩都完成后,就打开船坞闸门,把海水放进来,使坞室水深达到13~17米,足够装载浮吊大船的吃水深度。浮吊运输船名为“奥斯特号”,俯视呈马蹄铁型。

 

船坞中浇铸的桥墩

 

马蹄铁船身的两边是两个门型吊车。设计要求将每个相当于10层楼高的桥墩,从起伏震荡的波涛中提起,吊浮在两个船体之间。在长距离的运输中,还要靠两艘拖轮助力推、顶。“奥斯特号”将桥墩拖带到预定的安装地点进行安装作业时,桥墩下沉到安装位置,混凝土灌注车从桥墩顶部通过桥墩中特殊的管道向桥墩下的地基浇灌混凝土。地基工程结束后,再向这个桥墩下部的沉箱灌注砂石,从而把桥墩牢牢地安装在海底,然后铺设桥梁钢架。1986年10月4日,荷兰女王贝娅特克丝参加了大坝竣工典礼,主持仪式并亲自揿动按钮开启闸门,正式启用东斯海尔德的风浪屏障。

 

“奥斯特号”运输桥墩示意图

 

我们还观看了三角洲工程的另一个项目:欧洲门户新水路防海潮大坝,这一大坝上装有两扇巨型铰链大门。在正常情况下闸门保持开启状态,以保证往来船舶畅通无阻,但潮水一旦高于正常海平面3米、风暴巨涛奔涌而来时,闸门就会自动关闭。这样就能封住360米宽的水道,以保护鹿特丹及其附近百万人民免遭洪患。三角洲计划的系列工程从1956年动工,1986年完工,历时30年宣布全部结束。

考察鹿特丹港口。荷兰早在1863年就开挖了鹿特丹新水道,1881年对新水道又实施了整治和疏浚,1950年将马斯河河口堵封,使其水流集中于鹿特丹新水道以维持航深。随后,在哈林费赖特河口筑堤建闸,促使莱茵河及马斯河上游来水全部通过鹿特丹新水道排泄入海,从而防止和减轻新水道的淤浅,莱茵河口治理经历了“治乱归一”的过程,为建设世界著名大港创造了条件。鹿特丹为典型的沿河展开的街道式港口。沿河开挖航道60公里,最深处负25米,航道两边摆满了各种专用码头和集装箱码头及配套的港口设施,蔚为壮观。此港拥有优良的运输装备和现代化的管理手段,成为西欧货物集散地,每年接纳约32000艘远洋航船,年吞吐量达3亿吨,有力拉动了欧洲经济发展。

 

鹿特丹港鸟瞰

 

交通局长朱宝林考察鹿特丹大港后认为,东营港目前最需要的是买到一条适当功率的疏浚船,用于不断挖深港地。李殿魁书记当即恳请中国大使馆二秘张晋雄协助朱宝林与荷兰IHC公司商谈,最后达成了购船意向。

考察围海造田。荷兰素称“低洼之国”,全国约有25%的土地处于平均海平面以下4米。鹿特丹北部最低处在平均海平面以下6.7米。荷兰是世界知名的“疆域小国、治水大国”。一位荷兰年轻专家现场讲述了荷兰人跋涉于洪潮之间围垦造田的艰难历史。他迅速从车上取下一柄铁锹,飞快地在地上挖了一个深达1.5米的方形坑道,气喘吁吁地详细介绍垦区沉积层的地质剖面结构,结合土壤改良的过程回溯荷兰人建筑大坝,布置大功率抽水机不停地将低地积水抽往大海的壮举。

 

荷兰青年专家现场讲解围海造田史

 

从公元一世纪开始,荷兰人如今已筑起高标准的海岸防护工程,向海洋和湖泊争取了大量土地,因此世人才有了“上帝创造了世界,荷兰人创造了荷兰”之说。本世纪须德海(亦称艾塞尔湖)和三角洲两项规模浩大的防潮工程的建成,使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有了可靠的保障,同时也为海岸防护和围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实践经验。荷兰近代围垦,其方式一般为先修围堤,在最低点设泵站,把垦区水抽干或排干,然后开挖各种沟渠,铺设不同口径的地下暗管,迅速排水,使土壤脱盐,整个开垦过程大约需6年。荷兰畜牧、园艺业同样发达,产值占农牧业总产值的2/3。荷兰的农产品出口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1992年农产品出口150亿美元。这位荷兰小伙子多次向我们炫耀:“要不是美国向欧洲倾销农副产品和欧洲共同体的契约限制,我们的农产品出口还可大量增加,甚至可以养活整个欧洲!”

 

观测荷兰最低陆地及其隐形泵站

 

在同荷兰经济研究所(NEI)专家会晤时,我们邀请了该所专家豪格兰达先生作为支持黄河三角洲UNDP项目文件编制人。荷兰地调局还做出三点承诺,一是将根据我方的要求,经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同意,选派专家参与UNDP项目工作。二是确定与拥有50%挖泥船的荷兰IHC公司项目继续商谈从该公司引进挖泥船的具体事宜。三是协调欧洲咨询公司专家科隆先生就引进荷兰暗管排碱技术改良黄河盐碱地与东营市达成《合作备忘录》。

深察此次考察,最突出的体验是荷兰治水、改土、御灾、建港等巨型工程,大多历时较远、规模浩瀚,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多有百年公司、商界巨擘支撑其事,多项标志性工程震惊世界、慑人心魄。回想这次考察,时当上世纪的末期,我国经济已在起飞,但羽翼未丰因而访荷兰时受到震撼。今越20余年,我国已成“基建狂魔”,所建高铁、机场、港口(世界前十位大港就有七个在中国)、还有探月、登火、航天、港珠澳大桥、天鲸号挖泥船等等均形成超迈西方之势,令人鼓舞。近观黄河三角洲,其经济区面积与荷兰相近,虽经几十年的呼号、启动并取得重大成就,但是除房地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产业迅猛发展外,诸如工业、港口、高铁、大地治理、生态保护、河流航运等尚少规模化和标志性工程出现,拥有世界级实力的大公司更不多见,比之莱茵河三角洲仍有不小差距,亟需抓住“国家战略”机遇、加大政策调控、强化对潜力公司的支持力度,坚定奋起、跨步前行!

 

作者单位:山东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