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也道“黄河入海流”

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山西黄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8011998号-1

黄河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也道“黄河入海流”

浏览量

 

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条大江大河有过如此荡气回肠的壮美故事,再没有任何一条大江大河的入海口有过如此复杂多变的前世今生。黄河口以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形成了“奇、特、旷、野、新”的生态旅游资源。

 

依托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设立的黄河口生态旅游区,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在这里,您将领略黄龙入海的壮观,水网纵横的旖旎;绿野连天的辽阔,百鸟竞飞的雄奇;红草如茵的浩瀚,芦花飞雪的飘逸。当然,还有黄河日出、长河日落、万亩柳林等独具特色的自然景观。

 

 

 

序曲  黄蓝交汇

 

走过千山万水,最终在山东东营奔流入海。这是母亲河经过上万年思考之后的最终抉择。历史上的黄河曾经长时间经由这里汇入浩瀚的渤海,又曾经长时间揖别这里,北走津冀、南走徐淮,让这片热土以另外的方式休养生息。

 

清朝咸丰五年(1855)六月,黄河在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穿越大运河,夺大清河道,再次由当时的山东省利津县东北部入海。此后的近百年间,黄河在今东营市境内经历了多少次的决溢、改道、迁徙、摆尾。当然,这期间还包括了1938年花园口掘堤之后一度重走徐淮流路。1947年黄河归故后,经过数十年的人民治黄,通过数次裁弯取直、人工改道,最终形成现在的基本流路。

 

微信图片_20201228171858.jpg

 

黄河宁,天下平。大河安澜对东营、对沿黄地区、对整个中国北部的经济社会发展意义重大而深远。更加令人慨叹的是,昔日“善淤、善徙、善决”的黄河,如今正以“世界造陆冠军”的姿态夜以继日地营造这片人间息壤,使美丽的东营成为世界上土地增长最快的地方。

 

黄河口,一片神奇的土地,见证了5000多年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见证了长河与大海的博弈与融合、人类与自然的抗争与妥协,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与时俱进的社会发展。

 

有人说,这片热土是母亲河对神州大地、对中华儿女最后的馈赠。不!远远不只这些,因为我们很快就要看到河海交汇的壮美画卷。我们将会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奔流入海的黄河依旧是最稳健、最青春,最活跃的力量。她正以最执著、最诚挚、最温馨的情怀,化作一股暖流,化作千顷波涛,化作万里春风,继续伴随中华文明的大船扬帆远航,走向世界。

 

 

第一乐章  黄龙入海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这里没有山,也许是大自然想让人们更加真切地感受黄龙入海的壮观。这里不需要楼,因为广袤的黄河口上本来就一望无际。

 

河水丰足、风清气爽的时节,乘坐游船顺河而下,去观看黄河入海,让人陶醉,让人振奋,让人心潮澎湃。河岸上是茫茫的荒原,河床里是茫茫的河水,再往前看则是茫茫的大海、茫茫的苍穹,世间辽阔的景致于此交汇融合,气势磅礴,横无际涯。游船穿越入海口门,来到渤海湾与莱州湾的接合部,进入你视野的将是一幅波澜壮阔的全景,它大开大阖,雄伟壮观,巨龙腾渊,惊心动魄。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我们很不情愿用“雄姿”这类词语来描述她奔腾咆哮的壮观。但在渤海湾畔,黄河口门,面对即将惜别神州大地的母亲河,我们忽然失语,找不到更恰当的词汇来展现她那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与奔放。

 

 

母亲河走来了,她雷霆万钧,通天掣地。母亲河离去了,她脚步从容,义无反顾。从遥远的青藏高原,到浩瀚的苍茫大海;由一脉涓涓细流,到汇成滔滔大河。她走过了许多,见证了许多,承诺了许多,奉献了许多。而这里——黄河口正是她许多期待、许多愿景的归结处。在这里,她要借助大地与大海的力量,真正完成自己凤凰涅槃的精彩蝶变。

 

因受“拦门沙”阻挡而蓄势已久的黄河水进入海域后,再次受到迎面海潮的撞击,一改在河床里的温文尔雅,突然昂起身躯,腾跃而起,波涛汹涌,势不可当。在那辽阔的海面上,纵横驰骋,列阵鏖兵。黄河浑黄,大海蔚蓝,浪花雪白,彼此交织在一起,壮美如山,锦绣如屏,神工鬼斧,难以描摹。是的,任何苍白的笔墨,都难以描绘大自然壮美景观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一如大作家古龙笔下的武林高手巅峰对决,连篇累牍的铺垫过后,到了最最关键处,却只剩了无言的高歌。

 

许久许久,沉浸在河海交汇美景当中的你可能会忽然意识到,眼前的景致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巅峰对决。因为它更像一对离别多年的情侣在热情拥抱,激情亲吻。黄色的河,蓝色的海,看起来泾渭分明,实际上却是一种激扬与默契,一种矜持与交融。

 

 

每一个置身黄河口的游客,都想就此实现有生以来的一个美好夙愿——亲眼目睹黄龙入海的壮观。不过,跟泰山日出等自然景观一样,想要真正领略黄河入海的神奇景象也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

 

因为想要清晰看到河海交汇,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黄河水量要适中,水量太大或太小都会存在风险;二是黄河含沙量不能太低,如果含沙量太低的话,黄蓝交汇就难以达到泾渭分明的效果;三是渤海涨潮的时候效果最佳,因为此时海潮会奋力顶住黄河水,景象尤为壮观。

 

此外,还有一些小的因素,比如风向、天气状况等等,也会影响到黄蓝交汇的观赏效果。观看黄蓝交汇的路径也有三条:坐游艇顺河而下观看、乘渔船直接进入海中观看、乘坐载人飞行器在低空观看。

 

 

第二乐章  河海泛舟

 

在黄河口生态旅游区,游客可以从远望楼下的黄河码头乘坐游船,顺河而下,一直驶过入海口门,观赏黄龙入海的奇观,来回约40千米(2020年数据),需要120分钟左右。而如果黄河水量过小,或者拦门沙两侧河道被泥沙淤积,游船只能在口门以内观赏辽阔河面之后返回,来回需要90分钟左右。

 

世界上许多大江大河的入海口门,都会形成“拦门沙”,亦称“沙坎”,相当于我们平时见到的房屋门槛。造成河口拦门沙的动力因素比较复杂,其中以河动力的径流作用、海动力的潮流作用为主导因素。在径流作用较强的河口,拦门沙一般在口门以外。在潮流作用较强的河口,拦门沙则往往聚集于口门以内。黄河的径流时强时弱,拦门沙情况也有别于其他河流。因为黄河本身携带泥沙过多,大量沉积于入海口门附近,形成拦门沙的速度很快。而且由于径流、潮流此消彼涨,真正能够沉积口门正中的拦门沙往往比较顽固,有“铁板沙”之称。

 

自清朝末年起,消除拦门沙就是黄河治理的首要任务,采取过机械人工挖掘、束水攻沙等多项措施。包括李鸿章在内的许多朝廷重臣都曾为此绞尽脑汁,但始终未得一劳永逸之良方。拦门沙形成之后,侵蚀基面抬高,对河口泄水排沙不利,往往导致水位壅高,泥沙沉积,产生溯源淤积,最终必然导致黄河重新改换入海口门,俗称“摆尾”。

 

058ab1b069e84191a40e8c451d07a3aa.jpeg

 

因为拦门沙的阻挡,游船一般不能直接从黄河入海口门正中进入渤海,而是要从拦门沙两侧绕行入海。但如果两侧泥沙淤积严重的话,也无法形成好的通道。许多游客千里迢迢赶到黄河口,却无法一览黄河入海的壮观,大多是这个缘故。

 

其实,乘船顺河而下,即便受拦门沙阻隔,到不了入海口外,看不到黄蓝交汇,也同样不虚此行。因为黄河口之旅行,游客的期待大多不仅仅限于看景,而更在于寻求一种感受和领悟。当你随着那一带长波,一路走向黄河口门的时候,当你感觉河面越来越宽阔,离海越来越近,离河、海、天空交接的地方越来越近的时候,当你感觉自己是在送母亲河一程又一程的时候,又何必在意是否亲眼目睹了黄蓝分明的那条分界线呢?

 

世界上许多地方是必须一去的,如泰山之巅,如壶口瀑布,如三江源头,如摆在我们面前的黄河入海口。带着一份虔诚,带着一份敬畏,用心去听,用心去看,不必忙于调试你的相机、不必频繁按动你的快门,就这么静静地完成黄河入海口之旅,“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不同样是一种境界吗?

 

 

第三乐章  长河落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是唐人的诗句。不过唐人的感慨发在黄河上游,来到山东东营,你所领略到的却是黄河入海口的落日奇观。

 

观看长河落日,最好是在黄河公路大桥或者一段比较平直宽阔的河段附近。黄昏时分,伫立船头、码头、桥头、河畔,面向夕阳,极目远眺,你一定会有一种壮怀激烈的感觉。劳累了一天的太阳逐渐收敛起自己的光芒,温馨的斜阳洒向万物,一切都披上了灿烂的金光。天上一个太阳,水中一个太阳,两个太阳交相辉映,渐渐靠近,靠近,仿佛两位孪生兄弟隔着水线拉紧了手臂。

 

101624d5ecb4p64tjbdxal.jpg

 

夕阳渐红渐柔,满天的彩霞染红了河水,染红了河滩,染红了长堤,染红了视觉当中的一切。雁阵齐飞,声断四野,眼前的景致显得更加空旷,人们的思绪也与这落霞、鸣雁、长河、红日融为一体。

 

两个太阳的手越拉越紧,越拉越紧,终于靠在一起了,然后是紧紧地拥抱,拥抱……暮色四合,紧紧拥抱的两兄弟贴紧着身子,融为一体,溶入长河流波之中。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只剩下天上的彩云、茫茫的旷野、滔滔的河水。

 

 

第四乐章  黄河日出

 

一提观日出,人们首先想到的大概会是泰山。不过,与泰山、孔子同列“齐鲁文化三绝”(一山一水一圣人)的黄河,也经常能为人们创造出瑰丽无比的日出景观。

 

黎明时分,站在船头、码头、桥头,或是黄河口岸边自然形成的高阜之上,纵目远眺夜色阑珊的黄河入海口。周边的一切尽可以忽略,只让你心中的无限期待,驰骋于云壤相连、水天相接的地平线上。厚重的夜幕渐渐拉开,寥落的晨星渐渐隐去,东方泛起了鱼肚白,云水间飞出一道道靓丽的彩霞,变幻着姿态,伸展着腰肢,像印象派画家的一幅幅力作,像大型交响乐的曼妙序曲。

 

此时此刻,你会感觉有跳动的火焰喷薄欲出,有蒸腾的力量在冲破眼前的静谧。那是你魂牵梦萦的期待,那是你感悟人生的契机。就在你不经意的思索中,遥远的黄河入海口吐出星星火苗,点亮了苍茫的水面与天空。你屏住呼吸,凝神眺望,见证那星星之火一点点放大,最终演绎成一个橘红色的火球,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缓缓托出,越来越饱满,越来越明亮,红中泛黄,鲜艳夺目,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次次定格。这是一种周而复始的变幻,这是一个沧海桑田的寓言,这是一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大境界。面对大自然的造化神奇,即便你是再高明的诗家、再机敏的脱口秀演员也难保不会一时失语。

 

fcd8877b352b4fb591d4d89162f02c21_th.jpeg

 

美丽的彩霞渐渐褪去,太阳射出金灿灿的光芒。大海更加沉静,蓝天更加高远,荒原更加辽阔。迷人的黄河口日出,曾吸引无数的画家、摄影师顶着晨风,踏着霜露来此写生、拍照。也曾吸引了无数作家、诗人来此参禅悟道,静坐沉思。

 

黄河口日出,魅力独特,难以言说。

 

 

(作者薄文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黄河文化经济发展促进会理事、东营市史志学会理事,黄河口地域文化研究学者、资深媒体人。著有地域文化书《穿越黄河口》《黄河口旅游文化》《东营进士全传》《黄河口抗日战争史》,新闻写作理论书《解构地域新闻》,时评文集《与专家对白》(教育卷),长篇报告文学《印象科达》。出版电子书《大河之洲》《黄河入海流》《东营民间传说》《诗情画意,导航东营》《南国逐鹿——春秋版“三国演义” 解读》等。与人合著地域文化书《垦区——山东战略区的稳固后方》《印象垦利》《沧海桑田黄河口》《垦利文化通览》等,参编书籍《东营市志(1996-2013)》《山东区域文化通览•东营卷》《东营图志》《利津文化丛书》《黄河口特色旅游文化》《教师口才学》《教师口语艺术》《回眸与展望》等;参撰书籍《中国状元全传》《中国宰相全传》《三农之路》等。本文内容,以多种形式见于作者多部个人专著及执笔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