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雅,時辰。

中国黄河网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中国黄河网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4014022号

新闻资讯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雅,時辰。

浏览量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誰最中國

 

 


中国的时间,叫『时辰』。

如此风雅,又令人敬畏。古人心思细腻,一天可以分十二时辰,一时辰有四刻,一刻有三盏茶,一盏茶有两柱香,一柱香有五分,一分有六弹指,一弹指又有十刹那;而一盏茶的时间,是10分钟,一炷香的时间,是5分钟;一弹指是10秒,一刹那,却只有1秒……

 

 

古老的名字,已经陈旧。遥远的岁月,却有了感性的样子。想起朴树的那首歌:「惊鸿一般短暂,夏花一样绚烂,耀眼的瞬间,刹那的火焰」……人生,是白云逐苍狗,是一梦知浮沉,那无数个须臾、弹指、刹那,合在一起,就成了一辈子。



举国封锁的日子里,我们在时间的边缘张望着,等待疫情结束,等待草长莺飞。长日恹恹。消毒水的气味中,只有迷惘的心事在蔓延。「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如此惆怅,是木心的句子。不知什么样的人生值得一活,亦不知如何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让生命无限接近诗句、接近美的皈依。

时光,凭个雅兴就能消磨,日子,却要用份真心郑重地过。











卯时。醒见晨光,披衣坐床。廊下人初静。有横笛数声,悄落梅杯。轩窗外,烈山茶,纷纷开落。何人何事消永昼。曙光熹微,云气往来,晓天清寒,昨夜放在案头的那杯冷茶,心事有谁听?




下榻,点梅花汤。小院微雨,云烟裹了梅香。风纹叶影,盏中泻日光。古时有芸娘取天泉水,泡荷花心制茶。颇为风雅。朝食同此,宜粥,宜汤,宜精,宜寡。饭毕,坐柳风前,屋檐下看天,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只羡一顷白云,自在来去。



着衫,游园。园中有径,径旁有竹,竹下有石,石旁有泉,泉边有亭,亭中有人,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叹乱煞年光遍。汤显祖素有『遊園驚夢』,承昆曲于人间长流。戏言无悔,怎堪憔悴,几个字,却有人听了一辈子。



午,饥而食,未饱先止。食毕,绕径灌花。早春最喜山茶,那种不合时宜的颜色,像极晚清时期穿褂子消夏的女人,有脂粉气的美。想,待到雨水春分,山茶该是落了,而好多地方,会是一片的桃枝烂漫吧。




未时。体易倦。宜择园中一隅,懒看池鱼。想起李义山的诗,「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波渺渺,意休休,怪这池中仙,儿女情多,烟霞志少,兜兜转转,记忆也只有七秒。



申时。日光和煦,泛舟湖上。青山犹在,水也如天。如娥山色,如颊花光,如酒温风,是张岱的西湖三月。而今流光几度,风月情同,生死朝昏事一般,其实老了都一样,鬓皆呆白,残牙几颗,只有回忆的风,似梦中吹过。



酉时,暮晚。天际火云流转,时如脱兔,如鹤舞,如烟剪夕霞。行至湖边小径,灯火染河面。有些孱弱,有些惹人怜。湖中人将散,似有我,又似无我。到夜来,倚柴扉,听樵歌牧唱,看河畔,晚灯如流火。还是子规最念我,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戌时。饭毕,焚香一炷,不至昏沉。不听声色,不念过往,红尘中自留一片清明。



亥时。良宵初待。宜小酌,宜醉眼看花。花未眠,素月在天。远远听见有人唱「话我知,这生醒了又再醉。问苍天,有几多快活儿女」?真是唏嘘。



子时。啜苦茗。素手执笔,写诗几行。夜读,有烛光映雪,飞霜染鬓。流年是本太仓促的书,有几章我哭,有几章我笑,有几章我扔下书,躺它半天。



丑时。夜更深,雾更寒,重重又重重。想起林正英的电影,女鬼迟迟留于凡间,为了照顾眼盲的寡母,用冥纸幻了钱,夜里去粥铺买一碗粥。月光吹柳巷,凄凄风里荡,从来夜长梦多,回头皆似幻景。不知这一趟人间,到底来错了没有。



寅时。鸡鸣枕上。有数行泪,不落十余年,今夜不知梦到谁,突然就染了枕面。可能是老了。岁月如长流无尽,匆匆。但依然愿你,一生好梦,一夜好眠。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幽居之日,时间如水,梦不留痕。但我仍要送你,泰戈尔的那首诗:「蝴蝶计算的,不是月份,而是刹那」。也许生命并不在于能活多久,而在于你是否,活得足够。



一万年太久了,

还是只争朝夕吧!



 

微信图片_2020021212164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