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黄河水利工程-三门峡水利枢纽

中国黄河网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南中环街529号清控创新基地B座1608

电话: ‭186-3437-0215‬

电话: ‭185-3683-0215‬

E-mail: 3362757492@qq.com

页面版权所有:中国黄河网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太原   晋ICP备14014022号

新闻资讯

在中国历史上,黄河及沿岸流域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发源地,中国人称其为"母亲河"。

黄河水利工程-三门峡水利枢纽

浏览量

简介

三门峡水利枢纽是新中国成立后在黄河上兴建的第一座以防洪为主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控制流域面积68.84万平方公里,占流域总面积的91.5%,控制黄河来水量的89%和来沙量的98%,工程始建于1957年,1960年基本建成,主坝为混凝土重力坝,主坝长713.2米,最大坝高106米,枢纽总装机容量42万千瓦,为国家大型水电企业,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三门峡位于中条山和崤山之间,是黄河中游下段著名的峡谷。三门峡水库的北面是山西省平陆县,水库南面是河南省三门峡市。旧时黄河河床中有岩石岛,将黄河水分成三股息流由西向东,北面一股处为"人门",中间一股处为"神门",南面一段处为"鬼门",故此峡称为三门峡。三门峡以西是渭河、洛河水的汇合处,两水汇合后再向东流到风陵渡入黄河,所以黄河入河南省后水流急、流量大,在旧社会经常泛滥成灾。为根治黄河水害,1957年开始在三门峡修堤筑坝,1960年建成著名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水坝高353米,库容162亿立方米。由于泥沙冲积及修建中的问题,1965年又逐步对工程进行改建,使其能正常发挥效益。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是发电、灌溉、防洪综合工程,它为河南、河北、山西三省提供了丰富的电力,为河南提供了灌溉的水源,对河南、山东的防洪起了重大作用。

历史

河常被誉为"中华民族的摇篮",又被称为"黄金河流"。然而黄河又是一条水旱灾害严重的河流,从公元前602 年至1949 年的2500 多年间,黄河决溢了1590 余次,改道26 次,素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之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中国领导人对治黄非常重视,兴建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是治黄的重大措施。这一工程影响深远,耗资巨大,从运作上看,其决策过程是非常慎重的,曾经反复论证,国家领导人亲自参与,最后经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批准建设。

1957年4月13日,新中国在黄河上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兴建。1958年12月截流成功,1960年9月基本建成,1973年12月26日,第一台国产水轮发电机组投产发电。1978年底,全部5台发电机组安装完毕。

防洪

确保黄河下游的防洪安全是三门峡水利枢纽的首要任务。黄河自古以来水害频繁,历史上下游经常决口改道泛滥成灾。三门峡水利枢纽投入防洪运用后,标志着黄河下游的防洪已提高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发展为不仅依靠堤防,还依靠水库、河道和分滞洪措施等的防洪工程体系,60年代虽然未发生特大洪水,但水库"滞洪排沙"运用的削减洪峰作用,对减少下游滩区损失收到了良好的实效。枢纽经两次改建后,水库按"蓄清排浑"运用后,库区335米高程以下稳定保持约60亿立方米的有效库容,用于防御特大洪水。当预报黄河下游的花园口将出现以三门峡上游为主要来源的大洪水时,通过三门峡水库的控制运用,可将百年一遇的洪水削减到花园口的安全泄量即22000立方米每秒。当出现以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的来水为主要组成的大洪水时,三门峡水库可相应进行控制,关闭部分或全部闸门,削减洪峰流量,并与故县、陆浑等水库联合运用,可使黄河下游设防标准由30年一遇,提高到础年、70年一遇,减轻或消除下游的洪水威胁。

1982年7月底,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的干支流40000平方千米的流域面积,普降了暴雨和大暴雨,花园口洪峰流量15300立方米每秒,7天洪水量为50亿立方米。面对这场洪水,由于三门峡水利枢纽和其他滞洪工程同时发挥作用,使这次大洪水安全入海。自1964年以来,三门峡以上地区曾出现6次流量大于100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由于三门峡水利枢纽的控制运用,削减了洪峰流量,减轻了下游堤防负担和漫滩淹没损失。自从三门峡水利枢纽建成运用30年来,黄河下游岁岁安澜,千里大堤安然无恙。

防洪经济效益,据黄委会的统计资料:"按静态计算,黄河下游防洪效益。从1951年至1990年为561.3亿元;按投资分摊法计算,三门峡水利枢纽总投资9.4亿元,占同期治黄投资50亿元的20%,故防洪效益为100亿元;按三个洪水来源区三门峡水利枢纽控制了两个计算,或按上拦下排,两岸分滞措施中主要上拦措施计算,三门峡水利枢纽的防洪效益均应为200多亿元。"

防凌

黄河下游河道在河南省兰考县折向东北,沿程纬度逐渐增高,使气温上高下低,形成冬季冰冻封河是自下而上,而化冻开河时的顺序又是自上而下的现象。在封河及开河期间内流冰常常堵塞局部河段形成冰塞或冰坝,从而抬高水位淹没广大滩区和造成堤防决口,危及下游两岸广大地区的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据历史资料不完全的统计,自1883~1936年的54年中,黄河下游山东境内就有21年发生凌汛决口,口门多达40多处,平均5年就有两次凌汛决口,以危害很大难以防治而闻名,历史上素有"凌汛决口,河官无罪"之说。解放后,在三门峡水利枢纽兴建之前,黄河下游的防凌措施主要靠人工破冰,但不能完全避免凌汛决口,1951年与1955年两次在河口地区的王庄和五庄决口成灾,致使130万亩土地和482个自然村受淹,1.4万间房屋倒塌,受灾人口26万余众。三门峡水库建成运用以来,黄河下游的防凌措施发展到利用三门峡水库进行凌前和凌期蓄水,控制下泄流量和河道水量,以减轻和消除下游的凌汛威胁。自三门峡水库运用30年来,黄河下游均未发生过凌汛决口。1966~1967年,下游封河最上端达到河南荣阳弧柏咀,封冻总长616千米,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冰量最多的年份。由于三门峡水库适时运用,在封冻上段开河时起,关闸蓄水33天,拦蓄水量11.4亿立方米,大大削减了河槽水量和开河凌峰,达到平稳开河,发挥了水库的防凌作用。1967~1983年的17年间,黄河下游出现严重凌情有6年,如1968~1969年,河道冰量达1.033亿立方米,封冻长度703千米,但由于三门峡水利枢纽控制泄量,均安渡无虞。1970年初春,济南市老徐庄河段,冰凌结成数千米长的冰坝,拦水超过了历史最高水位,倘若漫过堤顶,泉城将成一片汪洋,在这严重时刻,三门峡水利枢纽及时关闸控制泄量,为济南市解除了险情。

三门峡水库的最高防凌水位1968年2月29日达327.91米高程,相应的蓄水量为18.1亿立方米。1977年3月2日防凌蓄水位为325.99米高程,最多的防凌蓄水量为19.5亿立方米。三门峡水库投入防凌运用后,不仅战胜了比1951年更为严重的1967年、1969年和1970年的凌汛,还使其他凌情较重的年份河道的开冻由"武开河"变为"文开河"。利用三门峡水库调节黄河下游流量,对保证下游凌汛安全,起到了关键作用。

防凌经济效益,1960年9月,三门峡水库投入运用。1973年以前基本上是在预报下游行将开河时,控制下泄量,以减少河槽蓄水量,到开河前夕,进一步减少出库流量,甚至关闭全部闸门。从1974年开始,除上述运用方式之外,还在凌汛前预留一部分水量,用以调匀因内蒙河段封河影响下泄的小流量过程,防止下游造成早封河卡冰阻水现象,保持封河前后流量稳定和具有一定的冰下过流能力。运用实践表明:由于三门峡水库在黄河下游凌汛期适时关闸,使得多数年份平稳解冻开河,对减免黄河下游凌汛威胁收到了实效。静态效益约18亿元。

灌溉

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建成运用以来,黄河下游的引黄灌溉事业有较大发展,从三门峡至黄河入海口的1000多千米的黄河两岸,截至1990年有72个灌区,虹吸55处,扬水站68座,引黄涵洞72座,使黄河下游沿黄地区70个市、县用上黄河水,平均每年引水100多亿立方米。三门峡水库每年利用凌汛和桃汛蓄水,为下游春灌保持了14亿立方米的蓄水量,在黄河下游春旱时一般可使河道流量增加300立方米每秒,大大提高了下游引水的保证率,是下游沿黄地区可靠的水源,对改变沿黄地区的面貌发挥了显著作用。据统计,抗旱补水期平均每1.63立方米的灌溉用水增产0.5千克粮食。从1973~1987年的15年春灌蓄水期间,水库春灌蓄水总量206.74亿立方米,向河南、山东两省沿黄灌区补水150亿立方米,其中实际有效补水量98.03亿立方米,增产粮食30.07亿千克。引黄灌区内与灌区外相比较,灌区内粮食平均亩产增加200千克以上,皮棉增加40千克以上。

山东省沿黄两岸引黄灌溉面积已达2000多万亩,1979年至1985年7年小麦平均单产比1970年增长3.2倍。鲁西北过去是贫困地区之一,长期靠吃统销粮,1985年成为山东省增产粮食最多的地区之一,其中长期多灾低产的菏泽地区粮食总产量达到27.9亿千克,提供商品粮6.4亿千克,占全省商品粮总数的四分之一。

河南省引黄灌溉农田1000多万亩,粮、棉总产量比开灌前增长4至6倍,沿黄两岸已种植水稻120多万亩,产量连年增长。以前穷得出了名的豫东兰考县,如今稻麦飘香,绿树成行,一派兴旺景象,1983年夏粮总产达1.35亿千克,成为全国5年夏粮增长5000万千克的先进县。沿黄地区广大干部群众高兴地说:"致富仰仗责任田,丰收多亏黄河水。"

山西省利用三门峡水库蓄水使潼关河道水位升高的优势,在沿黄库区修建大、中型电灌站和引黄提灌设施,据不完全统计,山西省沿三门峡库区引黄灌溉面积100多万亩。近30年来,黄河下游沿河农村由于引黄灌溉,增产粮食22.8亿千克、棉花1.07亿千克。

发电

三门峡水电站,自1973年年底第一台机组发电投产,到1978年底第五台机组安装完成,电站总装机容量为25万千瓦。至1990年年底累计已发电150.2亿千瓦小时,按础年代国家不变的电力价格,每千瓦时0.065元计,创产值9.763亿元,按静态计算相当于水利枢纽工程固定资产5.34亿元的1.83倍,三门峡水电站的造价为2.18亿元,相当于国家给水电站投资的4.3倍。1973~1990年水电站历年的发电量如表9-1。

三门峡水电站截至1990年还只是非汛期发电,对河南省用电的高峰期即12月至翌年的第一季度很有补益,对缓解华中电网供电紧张状况也起到了较大的作用。尤其是三门峡水电站担任系统中的部分峰荷容量,降低了系统中的火电站的煤耗,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原煤,取得了显著经济效益。

三门峡水电站发电的经济效益,用等效替代工程所需的年折算费用计算,按《水利经济计算规范》SD139-85规定采用的社会折现率为7%情况下,得出三门峡水电站发电的经济效益现值为13.634亿元;按《建设项目经济评价方法与参数》规定建设项目的社会折现率为10%时,计得三门峡水电站发电的经济效益折现值为18.77亿元。

供水

三门峡水库防凌和春灌蓄水,为黄河下游提供了可靠的水源。向郑州、开封、济南、东营等沿河城市和胜利、中原油田等地供水,据有关方面的统计,每年可使供水地区增加200亿元的工业产值。并于1972年、1973年、1975年、1981年和1982年5次向天津市供水17.5亿立方米。1989年11月25日"引黄济青"工程已经完成,开始向青岛市供水。

由于三门峡水库成功地采用了"蓄清排浑"调水调沙的运用方式,枯水期增加下游河道3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保证了下游沿黄城市的供水,也改善了生态环境,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

减淤

三门峡水库自1960年7月~1970年6月,10年期间共拦沙57.42亿吨,同期下游利津以上河道最大冲刷量达23.1亿吨,1964年汛后三门峡水库冲槽排沙,下游河道回淤,在上述10年内下游河道累积冲淤量为0.37亿吨,冲淤基本平衡。从利津以上755千米河道的冲淤总量表明,由于三门峡水库的拦沙作用,下游河道相当于10年不淤。1973年以来三门峡水库采用了"蓄清排浑"调水调沙的运用方式,由于枢纽调节水沙,提高了下游水流的输沙能力,增大了排沙入海的比例。

三门峡水库减少黄河下游河道淤积的经济效益,从水利枢纽建成运用后至1988年初的时期内,所节省的黄河下游艾山以上河段堤防建设(包括险工加高改建)的工程费用进行替代计算。将各年节省的投资流程按《水利经济计算规范》SD139-85规定水利项目采用的社会折现率为7%折算至1988年初,得到三门峡水库减少黄河下游艾山以上河段淤积的经济效益现值为15.147亿元;如按《建设项目经济评价方法与参数》规定建设项目的社会折现率为10%时,计得三门峡水库对黄河下游河段的减淤经济效益现值为28.141亿元。

旅游

由于三门峡大坝的缘故,每年10月至次年6月库区正常蓄水时,黄河便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湖泊,面积约200平方公里。春季来临时,从三门峡大坝至山西芮城大禹渡100公里间,碧波粼粼,一望无际,似天池银河。两岸青山绿树,延绵不断,山光水色,相映如画。游人在这里荡舟扬帆,船行柳梢,胜似江南。每年11月至次年3月间,大坝蓄水形成的库区湿地成为候鸟迁徒停歇和越冬的天然场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白天鹅,年年如约而至,使冬日萧瑟的黄河顿显生机,三门峡由此而被誉为"天鹅之城"。而每年的6月至l0月,大坝泄洪放水,怒涛翻卷,峡谷轰鸣,水花飞溅,彩虹凌空,蔚为壮观,站在三门峡大坝上可饱览"不尽黄河滚滚来"的雄伟气势。

建造经验

在黄河这样多泥沙的河流上修建水库,能不能保持有效库容?能不能正常发电?在三门峡水利枢纽修建之前,国内外都缺乏实践经验,通过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兴建和两次改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一) 统一了对治黄的认识,树立了信心。

1964年周恩来总理在治黄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对三门峡工程"不宜过早下结论"。一些争论多年的问题统一起来了,把治黄工作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实践,说明黄河丰富的水利资源能够综合利用,害河一定可以变成利河,这是治黄史上的重要转折点。

(二) 总结发展了泥沙理论。

三门峡水利枢纽是个大型的泥沙试验基地,近20年来,通过三门峡水库"蓄清排浑"的正确运用,说明在黄河上修建水库,不仅能进行水量调节,而且对泥沙也能进行调节,利用水库进行调水调沙,已作为一条新的重要的有效治黄措施,为大家所接受。从而丰富和发展了泥沙科学,并为国内外多泥沙河流的治理提供了宝贵经验。可以说,没有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实践,就没有"蓄清排浑"这样一种调水调沙的水库运用方式,以及以此为主要内容的水沙调节理论。在国际大坝会议上,我国的水利专家曾专门介绍过这方面的经验。"蓄清排浑"的运用方式,不仅适用于黄河,也适用于长江和其他多泥沙河流。我国水利专家张仁、钱宁和陈雅聪教授曾著文提出,长江三峡工程设计中要解决泥沙问题,就必须采用三门峡水库"蓄清排浑"的运用方式,这是能够长期保持水库有效库容而不会被淤废的正确办法。

(三) 在设计方面也积累了许多有益的经验。

对于在多泥沙河流上修建水库的规划,已经逐步形成系统的理论。这与新中国成立初期进行黄河规划时对河流泥沙知之不多相比,是一个飞跃。现已有了比较成熟的计算原则和方法,包括水利枢纽要有足够的泄流排沙规模,水库采用"蓄清排浑"的运用方式进行调节水沙和提高水利枢纽的综合利用效益等。

经历两次改建后,逐步加大和完善了水利枢纽的泄流排沙设施,通过对各个泄流洞孔的运用进行的比较和分析,以底孔的排沙比例为最大,经由底孔排出的粗粒径的沙亦为最多,隧洞居第二,如表9-2。排沙底孔和遂洞又都是在左岸,因而由左岸下泄拉沙出库居多,相应地就可减少位于靠右岸水电站的过机沙量,尤其是粗粒度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减轻过机泥沙对过流部件的磨蚀。为多沙河流上进行水利枢纽的总体布置方面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三门峡水利枢纽改建和泥沙处理、水轮机过流部件用环氧金刚砂砂浆作抗磨涂层和水工建筑物泄流面的大面积环氧砂浆磨损涂层等三项成果,在实际运用中都取得了显著成效,分别获国家的重大科技成果奖和水利部科技成果二等奖。

意义

三门峡水利枢纽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兴建的第一座高度机械化施工的大型水利工程,施工动力装配程度较高,改变了已往以人力施工为主的传统做法,实施了综合机械化作业,通过工程的施工实践,提高了我国大型水利水电工程的机械化施工和现场管理水平。在截流、土石方开挖、大坝混凝土浇筑和发电机组的水涡轮焊接等方面都有突出的创新,总结出多项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材料,枢纽工程的建设取得了质量好、工期短、投资省的成效。工程施工贯彻了质量第一的方针,1960年枢纽工程经国家组织的拦洪验收委员会检查评定,验收结论是:"工程质量良好",并一直受到同行的公认,和30年后的今天所兴建的优质水利工程相比也不逊色。巍巍大坝已历经了30多个寒暑,从外观到内在质量都未发生过大的问题,大坝混凝土虽也有少量裂缝,但数量较少,而且无严重贯穿缝。迄今国内外大体积混凝土坝的裂缝问题,并未完全解决,故50年代三门峡大坝的施工技术经验和取得的显著成效实属宝贵。

60年代中期开始的第一次改建(又称"增建工程"),为贯彻落实周恩来总理关于"立即动手,迅速建成运用"的指示,在隧洞开挖中创造了导井爆破、扩挖井筒的新工艺;在隧洞混凝土浇筑方面研制成功钢模台车和利用锚杆砂浆固定项拱混凝土模板等数项新工艺。对加快施工速度和提高工程质量等都有显著效果,且对水利水电工程和隧洞工程施工具有普遍的适用性。

70年代初期全面实施的水利枢纽第二次改建,水电站改为低水头发电,新改建的每台机组需在已建的坝体混凝土中于287米的低高程处重新开挖出一条直径10米的大孔洞,以便安装低高程的新发电引水钢管道。在已建成的大型水利枢纽的坝体内实施爆破开挖,挖出一条大孔洞,且对开挖边缘四周的坝体混凝土又不造成明显或不可弥补的损伤,这项混凝土开挖技术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使三门峡水电站的改建得以顺利的实施。此外,发电机的混凝土风罩由常规的现场浇筑改为预先在厂房外整体预制,在厂房内分瓣吊装等项新工艺,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缩短了机组安装的直线工期,提前并网发电。

80年代为实施泄流工程的二期改建,现场进行了大量试验探索,于1984年研制成功深水钢围堰,可在不影响水库正常运用的情况下,为底孔二期改建创造施工条件,解决了施工技术难关。自1984年深水钢围堰成功应用以来,底孔的二期改建已逐步顺利完成并相继投入运用,进一步发挥了枢纽的综合效益,使频临危境的溢流坝泄流工程起始回生。从而避免了另从电站坝体实施"开膛破肚"的不得已的改建方案。深水钢围堰在40米高水头的作用下,结构稳定,止水良好,用后拆卸亦较灵活方便,为泄流工程二期改建的成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国内外都是一项新创举,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建设,锻炼、造就了一支能打硬仗的水利水电工程施工队伍,其中有各工种的技术工人,各专业的施工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总数近两万人。同时还为全国水利水电工程的施工单位现场培训了技工和学徒工6957名。上述各类人员的足迹遍及青铜峡、三盛公、西津、丹江口、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陆浑、龚咀、南桠河、铜街子、故县、龙羊峡、葛洲坝等水利水电工地,他们已成为水电施工的骨干,为我国水利水电建设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三门峡市中心所在地的湖滨区,1956年还是一片人烟稀少、交通不便、干旱荒瘠的黄土原野,坝址区更是山路崎岖、偏僻落后、野兽出没、风沙扑面的贫困地区。

随着三门峡水利枢纽开工兴建,1956~1957年集中了大量人力、物力,从坝址区到史家滩和大安村直至会兴镇(今属三门峡市湖滨区),在绵延近20千米的黄土山坡和沟壑中修筑了水利枢纽专用铁路,并与陇海铁路接轨;修通了坝址的对外公路,并在三门峡谷的下游处兴建了永久性的黄河公路桥,沟通了三门峡至山西省运城地区的公路交通。在枢纽工地的各工区修建了职工住宅,特别是在湖滨企业区兴建了各种辅助枢纽主体工程施工的工厂、物资仓库和专用铁路及车站。兴办了学校、医院、文化设施和商业网点,并完成了供电、供水和通讯系统及工区内部道路等项基础设施。从而促进了地方工农业生产,繁荣了城乡市场,加速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为新兴工业城市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是苏联帮助设计、国内外瞩目的大型水利枢纽,经常有中外领导人和外国专家学者来工地参观,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这项工程的建设,动员全国各地大力支援。1956年4月设置了洛阳专署三门峡工区政府,1957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建立三门峡市(省辖市)。国家拨出专项资金用于加快城市建设,市政府的主要任务是支援水利枢纽建设,为枢纽的建设者和城市居民做好生活供应和后勤服务工作。随着枢纽工程施工的进展,湖滨辅助企业区各厂的生产规模日益扩大,各项设施亦日趋完善,从而吸引了省内外大、中型企业(如化工、纺织、印染、器材、量仪等)纷纷来三门峡办厂。

三门峡水利枢纽的建成,迎来了国内外众多参观者,城市的知名度亦日渐提高。1961年10月一度改为地辖市,1986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仍升为省辖市。全市由四县、一市、一区组成,人口190余万,面积10000平方千米。已查明矿藏有41种,尤以铝土矿和黄金矿储量丰富,占有重要地位。已成为一座以电力、煤炭、冶金、纺织、印染、化工、机械、建材为主的工业城市。1990年全市工业总产值为38.63亿元。1985年5月与日本国北上市结为友好城市,是河南省对外开放城市之一。

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建成运用以后,这座万里黄河上的第一坝便和"三门天险"、"中流砥柱"一样闻名中外。河南省旅游局和三门峡市旅游局1986年在全国率先推出以"探索中华民族之魂"为主题的"黄河游",截至1990年已吸引了国内外游客60万人。在水库蓄水期间从三门峡市西郊风景区乘黄河游艇可畅游库区名胜,浏览黄河两岸和库区水天一色的风光,登上雄伟大坝,凝望屹立惊涛骇浪中的"中流砥柱",为"黄河游"开辟了引人入胜的水上旅游航线。山西省旅游局、中国国际旅行社运城支社也联合在三门峡库区开辟了关帝庙-永乐宫-大禹渡电灌站一日游。

三门峡库区名胜和景点很多:位于三门峡市的虢国墓地车马坑,三门峡水利枢纽施工时,共出土贵族墓葬234座,车马坑3座,马坑1座,出土文物9179件。1990年2~4月又发掘墓葬4座,其中编号为M2001号墓出土文物3200件,有1把铜柄铁剑约为公元前700年左右冶铁制品,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假虞灭国,唇亡齿寒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位于三门峡市湖滨区西郊有宝轮寺三圣舍利塔,系我国四大回声建筑之一。

整个三门峡库区,南有秦岭、崤山及西岳华山,北有中条山,西有古都西安,东有古都洛阳,且在历史上又是战略要地,多为兵家必争。名胜古迹不可胜数。位于陕西境内的有:临潼的秦始皇陵和兵马湘;骊山老君庙和华清池;华阴的华山和三圣母庙(宝莲灯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韩城芝川的太史公词(司马迁墓)。位于山西境内的有:万荣庙前的秋风楼,是汉武帝祀后土作秋风辞的地方;永济的普救寺鸳鸯塔是戏剧《西厢记》故事的发生地;运城的解州关帝庙,是关羽的故乡,为全国最大的关帝庙;芮城的大禹渡及电灌站,流传着大禹治水的生动传说,电灌站引8立方米每秒的流量,扬程100余米,不仅解决了人民群众的吃水,也使旱源得到灌溉;芮城的元代永乐宫,壁画闻名于世。位于河南境内的有:灵宝县的函谷关和老子著道德经的"太初宫"及"望气台"等,紫气东来,鸡鸣狗盗的典故为世代盛传。

1991年4月,国家旅游局局长刘毅专程来三门峡实地考察,当他看到水法如泥的黄河在这里清如漓江时,赞叹不已;刘毅回京向主管旅游的吴学谦副总理汇报后,吴学谦亦亲来三门峡察看,他见到黄河变清的奇观和虢国墓地出土的众多文物稀世珍品,提出开辟贯连三门峡-洛阳-郑州-开封的国家重点旅游专线--"黄河之旅"。

有关评价

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在30年的运用中,特别是经过两次改建后,有效地保存了水库的库容,使其用于防御特大洪水和冬春蓄水,从而发挥了防洪、防凌、灌溉、发电、供水等综合利用效益。通过枢纽工程的建设和管理与运用的实践,为多沙河流的治理和开发、推动泥沙科学的发展及促进地方经济建设等都取得了巨大成效。

相关传说

三门峡有着许多古老而动人的传说,相传大禹治水开凿的"人门"、"鬼门"、"神门",已于大坝溶为一体,矗立在大坝下游的中流砥柱、张公岛、梳妆台及黄河古栈道等历史遗迹都充满着神奇色彩。值汛期泄洪之际,只看黄河水怒吼咆哮,气势磅礴,犹如千军万马一泻千里;当水库蓄水发电时节,又见湖光山水一色,碧波万倾。三门峡水利枢纽建成至今已发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为黄河岁岁安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如今三门峡水利枢纽已成为旅游胜地,寻古抚今,使人留涟忘返,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这颗明珠正绽放出她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芒。

争议

水位是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的一道生死线

三门峡大坝从立项到建成至今的数十年里,围绕大坝的利弊,各方一直是争论不休。陕西方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存而争,而三门峡水电站也是同样的处境。作为三门峡水库调度的负责人,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水库调度科科长张冠军对于水位的感受有着最深刻的体会:要发电,就需要保持高水位,但上游地区将因此出现严重的泥沙淤积。如果降低水位,又无法发电。他无奈地表示:"水位是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的一道生死线。"

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水情分析科科长王育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三门峡水库每年可发电10亿千瓦左右,收入约为两亿元,这是三门峡水利枢纽局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如果失去了发电功能,三门峡枢纽的正常运行就会缺乏经费来源,管理运作也就无以为继。

据记者了解,三门峡水电站每年的发电量远远超过当初25万千瓦的规定,5台5万千瓦的小机组已被换成了大功率机组。每年将近两亿元的收入是黄委会、三门峡水电站及其2500名员工的主要经费来源和生存支撑。一个败笔?两种警示!

三门峡水电站作为新中国第一项大型水利工程,有人说是一个败笔。但作为新中国治理黄河的第一个大工程,其探索方法、积累经验的作用是不可小看的,丹江口、小浪底、葛洲坝、三峡等大工程都从它那里得到了极其宝贵的经验教训。但是,同样不能因此就拒绝做深刻的反思。例如决策与管理的科学性、民主性,例如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

2004年,陕西人大代表建议三门峡水库立即停止蓄水发电,请求国家采取综合治理措施,以彻底解决渭河水患。

主要技术是依靠前苏联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

三门峡水电站修建时正处于"大跃进"时期,决策者的决策并非通过严谨的科学论证。它的主要技术是依靠前苏联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而该院并没有在黄河这样多沙的河流上建造水利工程的经验,所以造成严重后果的泥沙问题当时被他们忽视了。周恩来总理在1964年6月同越南水利代表团谈话中就曾承认:"在三门峡工程上我们打了无准备之仗,科学态度不够。"而在决策过程中,对反对意见的漠视也值得人们深思。当时陕西和山西两省都有人反对修建,在专家中同样存在着不同的声音,但这些意见都被人为地忽略和压制了。

存在着严重的部门协调机制失灵问题

据《经济视点报》报道,在三门峡水电站问题上也一直存在着严重的部门协调机制失灵问题,在郑州会议上,陕西省还指责三门峡的蓄水位违背了"四省会议"所协议的蓄水位。其实,部门协调机制的失灵主要是由一些国家职能部门对部门利益的重视要远甚于对整体利益的重视所导致的。

对此问题,黄河水利委员会退休专家温善章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经常提意见说,有的部门本来行使的是国家职能,可一到了实际操作就出现很多企业行为,处处表现出赚钱的冲动。现在的很多规划都是'吃饭规划',而不是出于黄河的实际需要。20世纪50年代黄河下游修防3000人就够了,后来机械化了,反而成了2万人。吃'皇粮'的人越来越多,三门峡水电站现在修防将近3000人,我看200人就够了。"

以牺牲库区和渭河流域的利益为代价

对三门峡已经造成的损失,单一的谴责是不理智的,同时即使三门峡真的被废弃,我们的反思也不应因此停止。正如水利部副部长索丽生在郑州会议上所强调的:"三门峡水库建成后取得了很大效益,但这是以牺牲库区和渭河流域的利益为代价的。三门峡水库在运用方式上的调整,不是对三门峡水库的否定,而是更加合理的运用。这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问题,而是怎么看待并在以后尽量避免犯错的问题。"